农历辛巳年,腊月隆冬时分。珠海入夜,寒气逼人。“渔人码头”的包间内却“人面桃花笑春风”。在这里,我偕夫人文芹,通过半个世纪前南昌二中老同学万女德的引荐,结识了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声乐教育家周友华教授,并当场领略了他美仑美奂一展歌喉的风采。周教授以浑厚老到的男中音,清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声情并茂,唱出了男子汉的英雄气概和远古的历史沧桑,一曲笼罩席间,声乐氛围洋溢。万女德的爱孙万政超,既是高二的中学生,又是周教授的业余声乐弟子,这位看似腼腆的英俊少年,居然也用训练有素的男中音,有模有样唱起了俄文版“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仿佛让我置身一场微型的声乐演唱会,听得不亦乐乎。
        周教授还一板一眼地阐明了他独到的声乐教学理念,并纵论当下著名歌者经典唱腔的成败得失。国内有位著名歌唱家,虽然在生活方面颇有微词,社会舆论褒贬不一,但他的几首歌唱作品在国内1970年代就家喻户晓,毕竟功成名就。可是,由于他长年没有掌握好嗓音艺术的科学运用,后导致嗓门严重受损。周还善意地模仿此歌唱家失声状之凄苦,其语言表达水准,有如上海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既形象又幽默,令我耳目一新。
       现将我初识声乐的经典段落,原话纪录整理如下(未经周本人同意):
       意大利语“Bellacanto”(贝尔亢托),译文原意为“优美的歌唱”,在中国美其名曰“美声”唱法,而荣登全国历届青歌赛的殿堂。实际上这是当下对“优美的歌唱”一种约定俗成的误解。应当坚持以中华民族的母语为基础,根据各人的自身条件,综合运用科学发声,消除四种唱法的禁锢,根本不要去人为地界定美声、通俗、民族、原生态。而应当领悟并实现作品的风格特征,构建中华民族声乐学派,真正践行“优美的歌唱”。
       据此理念展开想象,一个站在声乐门外的老汉,只要有钢琴定音,唱歌就不至于荒腔走板。经过声乐教授的训练,并在夫人初级钢琴水平的伴奏下,难道也能自娱自乐尝试“优美的歌唱”,而放歌意大利名曲《我的太阳》?这也许就是我今晚初识声乐的梦想。
                                                       
                                                                                                     2011年元月14日于珠海纪实
 
闵强:初识声乐的梦想——浅释周友华声乐教授“优美的歌唱”

 周友华与作者
                          
 

闵强:初识声乐的梦想——浅释周友华声乐教授“优美的歌唱”
前排右起:作者、周友华、刘智庆、刘海燕     后排右起:文芹、万政超、万女德
 
 
 
 
周友华: 眢瞽抒怀
 
幸运眢瞽梦从艺,跻身师大三高地。
缘为慈母捐门槛,得以柴门赴省京。
饿吾体肤跳龙门,劳吾筋骨求索争。
教书育人德泽长,华风祥云一色新。
世情洞察顾大局,人情互通倾真心。
心情坦荡歌壮志,人顺家和致于臻。
 
注:师大撑起江西教育一片天,即教学高地,教师高地,道德高地
 
                                                                                                                      二0一五.春夏智井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