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爱民,男,1972年生于北京,锡伯族(父为满族富察氏、母为锡伯族果尔基氏),祖籍辽宁大连瓦房店杨家乡小富屯;1978——1984年就读北京朝阳区北苑小学;1983——1988年参加北京一中美术组,师从美术教育家金玉峰先生;1988——1992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92——1996年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本科,毕业并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96——1998年就职于北京炎黄艺术馆,从事展览设计、理论研究工作,曾得到李松涛老师的教导;1998——2001年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李魁正、毛水仙,毕业并获得硕士学位;2001——2003年任中央民族大学图像研究所数字图像艺术专业教师;2003——2006年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少数民族艺术专业博士研究生,师从李魁正先生,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2006——今, 任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教师;2008年2月获批具备硕士研究生导师资格;2008年10月任中央民族大学美术教育系副主任;2011年任中央民族大学985工程基地中国少数民族艺术创作中心副主任、《中国民族美术》编辑部主任……
      2018年1月12日,付爱民先生在江苏省淮安美术馆做了一场关于美术的专题讲座。他在讲座中回顾了美术作品的过往与当下,并就未来一段漫长的时间,美术作品如何获得成功,与观众们分享了他的心得体会。笔者总结了付先生的讲座,概括了以下几个核心词语,与读者共享。
一、起步时的全力以赴
      付爱民以自己创作的西游记题材的连环画为例,与我们交流了他的心得。刚刚创作的连环画,共计60多页码,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他在创作开始的时候,就投入了全部精力,每一幅作品,均花费了他大量的思考。创作中,他不断反思自己前面已经绘好的作品。在不停的反思中,他庆幸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创作开始的阶段,就要付出全部的真诚与努力。如果在初期就没有付出专注的投入,到后期是越来越难以坚持的。尤其是涉及到创作中细部的“符合性”特质,更是困难重重。比如在人物的服饰上面,一个小小的细节,都必须考虑到原创小说的描绘,还必须考虑到历史的真实。为了这个“符合性”,他把自己创作的作品,反复拿给国内知名的服饰专家和历史学家,请他们“挑刺”。在聆听了他们的建议以后,他复又查找典籍,予以证实。在此基础上,反复修改,有的一张小小的连环画,修改了六七遍之多,耗时一个礼拜。“如果不是在一开始时候就全力以赴,就不会有我后面孜孜不倦的努力和追求”,他说。
二、关注代入感
       绘画中的主人公形象,如同影视作品一样,也要有代入感。他在谈到美术作品的国际化时以中国四大名著打比方说,《红楼梦》国际化比较困难,因为《红楼梦》当时的语境和现在不同;《三国演义》《水浒传》不适合未来,纯粹的杀杀打打无法走得更远;四大名著中可以国际化的,是《西游记》,但是《西游记》的致命问题,是孙悟空的形象,不能成为青年一代的带路人,没有代入感,这样的形象对于青年人来说,过了一定时间就容易被甩掉。《大话西游》的成功是把孙悟空真人化,这样处理以后,解决了作品之于青年人的代入感问题。
三、资本、人才、流通量
      艺术作品的成功,首先要借助于资本的力量。成为人才的先决条件,是资本对于创作者的关注。如果资本不予关注,那么突破重围的压力显然很大。当然,光有资本还不够,还需要很大的流通量。流通量会让作品拥有热度,从而成为热点,使得更多的受众可以借着流通量蹭热度。当下很多优秀的作品,解决了热度问题,成为了热点,但是在“如何让更多的受众可以借着流通量蹭热度”,即热点的延续性问题上,还有很多的工作值得思考和做。说明白了,就是很多热点没有继续延续下去。而我们今天阅读学习的许多经典,则在数百年前,乃至数千年前,就解决了这个“延续性”问题。所以,我们今天才有很多精彩的传统文化可以传承。
四、赢得观众的碎片化时间和空间的自由化,是成功的标志之一
      怎样的艺术作品才算获得了成功?付爱民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赢得观众的碎片化时间,基本上可以视同成功的标志之一。如果观众们在茶余饭后能够关注、留心你的美术作品,说明你的美术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种收获。
      付爱民说,作品是对自我的一种检验。在自己创作的道路上,他力求做到不拖拉,但是也不走捷径。要放眼经典,并且争取做出经典。作品要力争关联足够大的母题,一定要关注与受众的互动。
      在讲座快要结束的时候,付爱民还谈到了“作品要满足空间自由化”的问题。他说,如果不能满足更多的人群,不能满足空间自由化,这样的作品也很难为继。

(编辑:此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