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画名家>>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正文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2020-04-15 10:07 中钢书法 《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2020
分享到: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先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原标题: 《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2020 第四期 硬坛传记 沈鸿根

来源:中国篆刻钢笔书法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沈鸿根

笔名:江鸟,1943年出生,诗人、书法家、艺术教育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中华书画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硬笔书法家联谊会会长,曾任《写字》杂志副总编,《硬笔书法天地》网站高级顾问。济南大学兼职教授,洛阳外语学院客座教授。曾多次担任全国、国际书法大展评委主任,并应邀到各大学及日本讲学。书法作品刻石于五台山,展示于联合国,收藏于外交部,立碑于韩国碑林。

1980年,在《书法》杂志发表《千古绝唱兰亭序》,此文后来收入上海初三《语文》。1981年,与叶隐谷、林似春创办“晨风钢笔字研究社”,在上海和平公园举办“全国钢笔字展览”。1984年,聘为无锡书法艺专导师,在江苏电视台作书法讲座,后由中央电视台转播。




沈鸿根先生访谈

受 访 人:沈鸿根(以下简称沈)

采 访 人:许晓俊 袁卫民(以下简称《中钢》)

采访时间:己亥吉月

采访方式:书面与微信采访

《中钢》:1980年,您在《书法》杂志发表《千古绝唱兰亭序》,此文后来收入上海初中《语文》教材,请您谈谈这篇文章创作的感想。

沈:我从小就喜欢东涂西抹,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初学从描红开始,及长才临帖摹碑。先习北碑《张黑女》,前后多年,后临智永《千字文》数十通。文革中,对沈尹默行书感兴趣。文革后转攻二王,尤其是“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而且软硬兼施,双管齐下。不仅临摹《兰亭序》,还研读《兰亭论辩》。久而久之,有所感悟。清包世臣指出:“《兰亭》神理在似奇反正,若断还连八字。”于是我以此说为指导,结合自己的习书心得,于1979年之冬,在一个深巷小阁楼的灯光下,花了五个晚上,读帖、起稿、修改、誊清,终于写出了这篇《千古绝唱兰亭序》。文章主要就布局、结体、笔法等三方面进行具体分析,并举例说明其章法之自然,气韵之生动;举例解析其结体之极尽变化之能事,“之”字最多而无一似;举例介绍其用笔起倒使转,随机应变之妙。

文章写出后,曾经任政先生过目。当任先生读到“至于二十个‘之’字,有的平稳,有的险峻,有的舒展,有的收敛,也有的工整如楷、流利似草,如楷的不呆板,似草的不狂怪,千姿百态,妙在通情达理”时,不禁击节赞赏起来。当然这是前辈对后生的鼓励。

1981年,此文发表在上海《书法》杂志上,反响颇好。不过当时的标题为“章法自然,气韵生动”,由书法名家吴建贤题签,副标题是“《兰亭序》艺术试析”。1984年,此文收入拙作《行书概论》一书中。此书为无锡书法艺专的教材,1988年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公开出版。

2005年,有学生告知,方知《千古绝唱兰亭序》一文,作为范文收进上海教育出版社的初三《语文》下册。由于没有通联,故出版社事先没有同我联系过。但不论怎样,拙文《千古绝唱兰亭序》收进初三《语文》,有利于传承传统文化,有助于欣赏《兰亭序》书法艺术,有利于建设精神文明,这是大好事,值得高兴与庆幸!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与林岫(前排右四)、刘炳森(后排中)、权希军、赵彦良等合影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中钢》:1981年,您与叶隐谷、林似春先生创办“晨风钢笔字研究社”,是中国最早的硬笔书法团体吗?当年在上海和平公园举办“全国钢笔字展览”,请您谈谈研究社和展览的情况。

沈:上世纪八十年初,我任上海市闸北区工人俱乐部书法创作组组长,同叶隐谷、林似春两位前辈很合得来,成忘年交,经常在一起品茶论艺。叶隐谷是邓散木高足,林似春是王蘧常学生。叶、林两位都是艺坛名家。由于志趣相投,想为普及与提高钢笔书法艺术做些事情,于是一拍即合,于1981年春,创办了“晨风钢笔字研究社”,这是我国有史以来最早的唯一的硬笔书法团体。研究社创立之后,随即在上海和平公园举办了史无前例的全国性的“钢笔字展览”。展标出自周谷城手笔,展出作品近二百件,字体则涵盖正草篆隶行五体,工具包括钢笔、圆珠笔、铅笔、粉笔及竹笔等。作者大都是文化名人与书法家,诸如郭绍虞、王伯敏、邓散木、王个簃、费新我、黄若舟、陈祖范、田原、吴炳伟、陈振濂、庞中华、高惠敏、卢前、汤兆基、张晓明、毛节民等。展出后,口碑甚好,参观者络绎不绝,《解放日报》还进行了报道。

接着“钢笔字展览”应邀到无锡、苏州、连云港等地巡展,我也应邀到各地讲授钢笔书法。1983年,我们又在闸北区文化馆举办了第二届“钢笔字展览”。由于精力与物力之缘故,第二届展览规模不大,但总体水平相当高,可以为法。

中国钢笔书法艺术的特点,就是既要把字写得正确,合乎规范化,又要把字写得美观,富于艺术性:既有毛笔字的韵味,又有钢笔字的特色。它不仅使人看得清楚、明白意思,而且使人赏心悦目,给人以美的享受,从而有利于工作和学习,有利于身心健康,这就是我们创办“晨风钢笔字研究社”的原因和举办“钢笔字展览”的目的。

在此基础上,为之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始作俑者地编写了一本14万字的《中国钢笔书法艺术》专著。此书1985年由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书名由费新我题签,封面请钱君匋设计。此书出版后,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风靡全国,而且波及海外,引起轰动效应。此书也因此荣获首届全国“金钥匙”图书奖和华东地区优秀教育图书奖。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这样与那样的原因,晨风钢笔字研究社的活动没有坚持下去,结果不了了之,很遗憾!然而“晨风”虽已远去,但它带来的一片云彩,早就化作春雨,滋润着我国硬笔艺苑之泥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中钢》:1984年您在江苏电视台做书法讲座,后由中央电视台播出,谈谈当年讲座的情况和主要内容。

沈:1984年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校与江苏省电视台联合拍摄了有关书法方面的系列电视讲座。在此前,无锡书法艺专开办了,对外招生,海内外有上千人报名参加,影响很大。吴炳伟校长因此组织了一批书家学者编了一套书,作为艺专教材。这批书家、学者也因此聘为书法导师。与此同时,联合江苏台,又拍摄了电视系列讲座,对外播放,既弘扬了书法艺术,又宣传了无锡书法艺专,一举两得。

电视讲座的内容很丰富,有讲技法的,有讲字体的,有讲欣赏的,有讲创作的,有讲理论的,还有讲诗文学习的等等,不一而足。这些内容基本来自于各位导师编写的书法教材。作者大都以江苏与上海为主。

上海参加讲座的除我之外,有洪丕谟、周志高、黄若舟和王琪森四人。拍摄时,我记得当时我与洪丕谟提前一天,一起乘火车到无锡,下榻在梁溪宾馆。电视拍摄也好像在梁溪宾馆进行。

第二天上午拍摄。我的电视讲座内容是“谋篇布白”,主要讲章法,是我的《行书概论》教材中一个章节。自然在电视讲座中有所改变与扩大,强调视觉效果,以图录示范为主,加以讲解说明,以便观众理解与接受。拍摄还算顺当,一个上午结束,导演对此也较满意,我们因而还成了朋友。

下午拍的是洪丕谟“书论”,这是他的拿手好戏,不在话下。因为下午我另有活动,只好作别梁溪宾馆。洪丕谟是学者,更是才子,著作等身。可惜离开了人世已多年,是否上天也忌才?

书法系列讲座拍摄后,先在江苏电视台播出,后由中央电视台转播。开办书法艺专,拍摄书法讲座,为我国书法热潮的掀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应该说吴炳伟校长功不可没!不论国内还是海外,如今活跃在书法艺坛的头面人物与中坚力量,其中有不少人在无锡艺专学习过。正如《人民日报》所言,无锡书法艺专是当时唯一的书法高校!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中钢》:1988年您与李中法等创办《写字》杂志并举办“文明杯”全国写字大赛,谈谈当年创办的情况和后续的影响。

沈:自1995年我与上海文化出版社李中法、上海南市文化馆顾延培创办上海文化技艺专修学校后,硬笔楷书和行书的面授生与函授生竟有上万,教材由我编写,1986年由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写好钢笔正楷字》《钢笔字快写》,风行全国,形势一片大好。

为了传承传统文化,提高钢笔书写水平,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顺应时代潮流,迎合大众需求,我又与李中法、林耀琛等,于1987年创办了《写字》刊物。

《写字》最初作为辅导写字的丛书出版,一年后方转为杂志。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上海分店出版,若干年后改由上海百家出版社出版。

《写字》杂志主编李中法,副主编林耀琛、沈鸿根、卜方明。封面由陶雪华设计,王个簃题签。主要内容还是如何写好字,其中以硬笔为主,毛笔为辅。

本来“写字”刊名拟为“写好字”,我认为“写好字”有点俗,不如“写字”简洁明快,同仁认可了,于是以“写字”刊名行世。

是年,拙稿《书法章法》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编辑要我去北京亲自修订。我在北京清华园呆了几天,徜徉于荷塘月色中。某日下午抽空拜访了启功先生。启老名气很大,但居住一般,为人和善,毫无架子。我告诉他:“上海准备出一份刊物叫《写字》,想请启老您题个刊名。”启老知道来意后,随即用毛笔似的海绵橡胶笔,在宣纸上题了“写字”两字。字不大,有风骨,很稳健。题毕,启老对我说:“你们的刊物是写字,既有硬笔字又有毛笔字,故我用这个不软不硬的海绵橡胶笔题字”。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可能王个簃在上海的名气比较大,或者某同仁与王个簃的关系比较好,结果《写字》的刊名用了王个簃的题签,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很遗憾,觉得对不起启老。弥补的方法,只是写了一篇短文介绍启老的题签发表在《写字》上。

《写字》有以下十个栏目:名人谈写字、写字入门、怎样辅导中小学生、古今书法家与写字、签名法、笔墨纸砚、作品选、字海大观、习作之页、钢笔字帖。

由于《写字》内容丰富、实在、通俗,接地气、近大众,起点没有《书法》杂志高,故颇受社会欢迎,初版发行量就有十多万册。
除了出版与发行《写字》刊物外,编辑部还联合上海文化技艺专修学校、青年报社、上海书画出版社,接连举办了好几届“文明杯”硬笔书写大赛,影响极大,尤以首届为甚。首届阵容强大,评委名誉主任:启功、方去疾。顾问:田原、伍蠡甫、张森、韩天衡、顾廷龙。评委会主任:黄若舟;副主任:周志高、沈鸿根。参赛人数多,十多万的稿件如雪片似的飞来,装满几十个大麻袋。通过出版《写字》刊物,组织写字大赛,培养了人才,发现了人才,普及了写字艺术,提高了写字水平。

《写字》创刊于1987年,停刊于2008年,双月刊,共出版122期。不论在书法教育史上,还是期刊出版史上,我想《写字》都会留下光辉的一页,让人缅怀。我参与《写字》21年的全过程,对于《写字》我怀有深厚的感情。《写字》停刊至今虽有十二年了,但当年的涛声依旧在我耳时回响,旧时的月色仍然在我的心中映照。《写字》,我很怀念您!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中钢》:1986年开始,您著作陆续出版并获奖,请您谈谈这些年来出版的情况和创作感想。

沈:有人撰文称颂我“著作等身”,其实我的著作并不多,总共有69种(本)问世,约500万字。最早的《怎样写好钢笔字》,1985年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最晚的《砚边独语》,2019年上海中西书局出版。

我的著作可分字帖与专著两大类。绝大多数是应出版社约稿,很幸运。

我颇为看重的是《四体常用字钢笔字帖》,1989年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初版50万册,风靡全国,后来又屡次重印。这本字帖就是应出版社之约而书写。

比较重要的字帖有:《钢笔习字帖》(1989年上海文化出版社);《钢笔行书横写字帖》(1989年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碑帖临摹》(1988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菜根谭钢笔行书字帖》(2009年上海书画出版社);《沈鸿根行草七千字字帖》(2010年人民美术出版社);《沈鸿根标准行草字帖》(2010年湖南美术出版社);《三字经毛笔字帖》(1993年上海学林出版社)。

作品集有:《江鸟书法作品选》(1994年上海文化出版社);《江鸟诗书展作品集》(2009年湖南《艺术中国》杂志社);《中国硬笔书法名家作品展——沈鸿根卷》(2011年山东画报出版社);《沈鸿根书法》(2012年荣宝斋出版社)。

教材有:《行书概论》(1988年江苏古籍出版社);《书法章法》(1988年清华大学出版社);《书法十五讲》(1991年上海三联出版社);《书法形式百日通》(2001年上海文化出版社);《楷书百日通》(1995年上海文化出版社)。

一套10本200万字书法艺术系列鉴赏,则是我的力作。1996年,我写了一本《现代书法名家作品鉴赏》,鉴中有赏,述中带评,实事求是,既不阿谀,也不污蔑,图文并茂。投到重庆出版社,出版社领导颇为欣赏,称之为“名家写名家”,不久(1997年)出版。与此同时,该社要求我写成书法名作鉴赏系列,并且列出了具体书名与要求,据此,我前后花了十年时间陆续写出了这套系列鉴赏:除《现代书法名家作品鉴赏》外,还有《古代书法名家作品鉴赏》《当代书法名家作品鉴赏》《历代篆隶书法名作鉴赏》《历代楷书名家作品鉴赏》《历代行草书法名家作品鉴赏》《海外书法名家作品鉴赏》《少字数书法名家作品鉴赏》《硬笔书法名家作品鉴赏》以及《楹联书法名家作品鉴赏》。

基本上我每年写一本出一本,有时两三本同出。到了2006年,由于形势的变化,加上重庆出版社的领导更换,最后一本《楹联书法名家作品鉴赏》惜未付梓发行,只出版前九本,致使鉴赏系列缺少一个圆满的句号,很遗憾!

记得2003年,应外交部之邀,我去北京参加全国百名书画家笔画,笔会在东风饭店大厅进行。北京有位书法家见到我说:“你厉害,把全国的书法名家一网打尽,”指的就是当时王府井新华书店正在热销我的“现代、古代、当代”这三本书法名家作品鉴赏。

此外,我还写过一本《签名艺术》,1988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引领了签名艺术的时代新潮。1992年,我还应约写了一本大开本的《王羲之十七帖临习指南》,由台湾大众书局出版。

前年,我又写一本类似《幽梦影》与《菜根谭》的《砚边独语》,2019年由上海中西书局出版。该书前篇为“谈艺录”,后篇为“感世篇”,都是人生感悟,以诗之笔,写哲之理,语言精练,意味隽永,曾在新浪网连载,颇获好评。例如:

手不释卷,只求学可养性;心游于艺,但愿道能济世。

五千年华夏,唯其政通人和,日月才光辉;九万里神州,唯其民富国强,山河才壮丽。

高山流水,伯牙弹琴白石上,知音何在?皓月清风,东坡泛舟赤壁下,妙赋幸存。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中钢》:上世纪90年代伊始,您陆续担任重大书法比赛的评委会主任,谈谈当年大赛的情况和评审中的感想。

沈:自1987年后,全国各地举办书法大赛风起云涌,尤以硬笔为甚。我应邀担任评委主任的就有丝路杯、腾飞杯、烟王杯、三晋杯、文明杯、神龙杯、文华杯、神州杯、天柱杯、淮河杯、三峡杯、民族杯、五洲杯、华夏杯等。

历年参赛作品,一般是年月越早来稿件数量越多,影响越大来稿越多。

历来作品质量,一般是早期不如中期,中期不如近期,风景后边独好。这说明书法艺术,在逐渐普及的同时不断地提高。“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我评选的原则是艺术至上,以作品讲话,力求公平、公正、公开,不唯亲、不唯上,一视同仁。具体操作的评审原则是:

1.创作高于临帖。如果创作与临帖水平同等好,评选时当然先创作后临帖。如果临帖水平高过创作,那么评选时先临帖后创作。

2.“书法以用笔为上”,这是赵孟頫的名言。用笔的精粗决定书艺的高下。不懂用笔,不精八法是创作不出佳作来。故评选时以用笔为上,结体与章法次之。

3.凡遇到漏字、错字、张冠李戴的参赛作品,轻则扣分,重则降级,甚者则撤下。

4.每次大赛,我特别重视初评,决不随意撤下作品,生怕佳作的鱼龙与劣作的泥沙俱下。在终评时,我每每再三审视比较,既不让佳作名落孙山,又不让寻常之作登入金色之榜。

近十年来,受时风影响,有些作者喜欢在作品的形式上进行装饰,诸如双色拼接、文中划线,句中加圈,印花乱钤等,用来吸引眼球。适当地装饰未尝不可,但应合理有度,切不可割断行气,分裂画面,颠倒次序,破坏章法,否则得不偿失。事实上,拼色、划线、加圈、多印等种种装饰,都是工艺制作,并非艺术创作。哗众取宠,喧宾夺主,有意义也不大,故我不仅不赞同,而且反对。

总之,不评审则已。要评审就要认真负责,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对得起主办单位与大赛,要对得起广大的参赛者。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活动掠影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著作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作品赏析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笔《江南春》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毛笔 和光同尘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笔 自作诗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毛笔 慈怀送福 健笔降妖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笔临钟繇《荐季直表》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毛笔 茶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毛笔 《辣椒峰》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毛笔 品茶宜读帖 种竹可吟诗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硬坛传记沈鸿根——《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杂志专访著名书法家沈鸿根(江鸟)


原标题: 《中国篆刻 · 钢笔书法》2020 第四期 硬坛传记 沈鸿根

来源:中国篆刻钢笔书法

(编辑:鑫果)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RSS订阅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