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华医药>> 一针见穴兮艾烟袅袅 正文

一针见穴兮艾烟袅袅

2019-11-01 15:37 章之乐 本站原创
分享到:

新中国七十周年华诞前夕,在歌舞升平的天涯海角,四处鲜花簇拥,张灯结彩。而我,捱不过焦心的思虑,毅然决定,以流浪者的身份心态,携右耳严重失聪的圆儿,远赴中原大地,在古称牧野的新乡,慕名来访张氏耳病中医世家,十八代传人张成礼先生。

秋风过后,早晚的气候已略带寒意,道旁林立的枫树,戟叶渐枯,等待绚烂的霜红,间或有虬壮的梧桐,已开始遁出遮天蔽日的礼数,心形绿叶,绽露熟透的气息。

石榴红了,裙底体露,粉粒诱人。菊花开了,清香俊美,毫不遮掩。

座落在市中心医院附近的专科诊所,只有上午迎客,更显患者络绎。

张成礼先生,年过半百,却红光满面,笑盈盈的常态中,喜欢左眼半眯。其妻路氏也跟随照应,这位来自山西太行山塵的女子,一脸的淳朴热情。

一针见穴兮艾烟袅袅

踫巧,先生的下一代传人千金张东铃也在,她娇小清秀,宛若南方小妹,也已随父从医十余年,是打破传男不传女家训的第一人。

还有一位传人,便是先生的公子张德江,中医大学毕业,也随父行医,不久前又去学府深造。

问起圆儿的病情,这一家人如数家珍,我也是如锥刺心,至今隐痛不已。

圆儿年方十一岁,自幼面若脂玉,帅气十足,饱览群书,聪颖机警,怎奈六月份才发现右耳失聪的迹象,一查,毫无损伤病变,右耳突聋,左耳听力也急降。

六月酷暑,对我而言,已是冰寒于心。立即入省院治疗,每天注射进口的银杏提取液,做着各类检查,就连据说做一次伤害三年的核磁共振也用上了,十余天煎熬下来,我已写下五六万字的孩子专题成长小说,却不见任何奇迹出现,心情落至冰点,想起刚就诊时,抚着眼镜,假装关心地,叫去安装人工耳蜗的董专家的嘴脸,有些撞见鬼见愁的气愤。

出院后继续服用这激素药剂,连医生都不许一次开多一些,其副作用可想而知,长期服用会严重影响孩子的发育成长以及免疫系统。而除此之外,也无更好的办法!

东问西查,广州中山医科大学的耳科有名,开始预约了,又想起三亚海棠湾,有家专为国家领导看病的部队医院,好不容易约上了北京来的专家,只见霸气十足的专家,大半时间竟然用着微信,神聊她来海南巡诊的苦处,好不容易翻了翻一大堆检查报告及拍片,她便断言,再吃西药也无效,不如做个基因筛查。我立即问,即便是有了结果是否会有办法,她也说不一定,也没有开基因单。一出诊室,有一声称是北京某专业公司的业务员对上暗号了,打了七折的基因检查费,也要几万元!

果然,给国家领导看病的,手法大不一样,很快地,这条线断了,我也没在“中国好医生”网站上给她好评。

此时,突然想到一个朋友,便是在老城开私家医院的王新华医生,她调皮的儿子是兄弟长发的爱徒,同时,她母子也是我多场音乐治疗沙龙活动的热粉。 

她坦然推荐了,远在新乡的张成礼先生,过了几天,她带着亲属,亲自体验了,向我欣喜肯定地打电话。

两年前,我职业病颈肩病严重,西医束手无策地,找到中医专家李一翔针疗,一通下来如释重负。

在儿时记忆中,五伯父把脉开中药,治病救人,仁心苦命地活了一辈子,也对中医敬重万分。

很快决定,将已放暑假的圆儿,送往新乡医治。

成礼先生慎重接诊,十六天的针灸,服用四十六天的中药秘方,其中包含两次药物排毒。

奇迹出现了!

从440HZ至220HZ,用我特意准备的音叉验证了,从就诊十天时起,右耳有了响动,越来越明显和清晰!

四十天后去省院复查,原就诊过的少专家对于中医诊治,矢口否认,说太过神话,再去听力测试中心,一位陕西籍的良医生平静地说,听见响动了,语音还不到清晰的正常范围,再到原住院主治姚大夫处,他居然说没多大意义,口气比他有坐诊资格的人还大。

看来,要一场博弈了。

药吃完了,我辞掉了困扰多年的工作,携圆儿再度北上,来到新乡复诊。

圆儿十一岁差两月了,一米四的个头,体重七十来斤,他已承受了连续十六天的以头部扎针为主的治疗,还要忍受每次三天的排毒药疗,不吃青菜及辛辣之物,醋汤和着苦药丸下咽,早早起来,折腾近一小时,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一针见穴兮艾烟袅袅

外公远征缅甸,与日寇浴血奋战过,早年我在津门受伤,前臂骨都露出了,缝线医生手都发抖,而未打麻药的我挺了下来,看来,这种硬气坚强,是有基因遗传的,不用北京的合作公司做筛查。

而今,我要亲眼目睹学习这些。

祖宗十八代,一般都是翻脸咒骂时才用,而对于先生家,则是无上荣耀的渊源。

早在新石器的洪荒年代,砭石疗法已出现在《山海经》中记载,再到青铜,铁,金,银,直到今天的不锈钢针,日趋完善,自成派系,神奇的是,人体的十二经络与三百六十五穴,竟与月份年日相同。

从战国年代《黄帝内经》中《灵枢经》到明代杨继洲的《针灸大成》,都有了很好的发展。鸦片战争伴随着西医的推广,1923年的政府居然还颁了中医废除令,此特殊年代鲜有幸存的《张氏中医针灸耳病心法及易经学》,一脉相承了。

六百多年前的明末,山西洪洞县的迁徙槐民中,张氏祖先也是其中之一,来到新乡落户。直到康熙年间,十世传人张培基遍访名医,集大成成了“一针通”,道光年间的十四世传人张修桐,撰写了包括上面所提的四本专著。

山河蒙难,到十六世的张庆奎时,修成了文武双全,不但救死扶伤,还参加革命杀倭寇,成就了抗日大英雄,当时,全国颁发第一批共十九人行医证中,他是其中一员。

而今十八世传人张成礼,并非躺祖上功劳簿上,十六岁便拜北京针灸大师张换亭为师,二十五毕业于河南中医学院,在部队医院就职行医十余年,期间到上海天津等高校进修,专攻耳病,功成名就,成为河南省非遗项目,出版发行《张氏耳病疗法专著》,创办国内第一家耳病专科诊所。

这几日,目睹现状交谈并拜读专著,渐渐地找到了先生治病救人的要穴。

在擦洗酒精消毒的轻柔动作中,先生已找着穴位,轻插疾入,行云流水般不留痕迹,而且,先生妻子路氏及千金都游刃有余,而他们练手时,都是在自己及家人身上把熟的。对于十岁左右的孩子如此顺手,小至两三岁的也不在话下。

润润又来了!

这爱笑的八岁小姑娘,自小耳背到聋,导致口齿不清,在此针灸两月后,已能熟练问候人,甜甜而笑了,只是这回,怕扎针一周没来了。

好在这回巧遇我这个心理咨询师加音乐治疗师,哈哈,二十分钟的安全岛技术和积极资源强化后,她甜甜地笑了,冒出一些小虎妞气,欣然扎针了,她和圆儿,暑假还做了半个月的病友哩。

先生下午在一家酒店会议室做义诊,我们父子应邀参加了。

偌大会议室,不断加座,坐满了一百多人,可谓黄发垂髫,从八岁小孩到八旬老人,大多是先生治愈的患者或家属。

一针见穴兮艾烟袅袅

先生还有一位十九代传人侄子张东海,精瘦干练,巧舌如簧,是宣讲的高手,加上千金东铃,略带紧张的介绍,让人深感这中医世家的勃勃生机。

论到先生开讲,旁征博引,一席话就将调理疗养的中医,讲得入木三分,令人信服。他不但在百忙之中经常免费做公益活动,常把每个患者当做亲人和朋友,充分体现了“医者仁心”的祖训医德。

传说唐代药王孙思邈为受伤老虎治病,用大夫铃撑住虎口,后来大夫铃也叫虎撑。

提起药,是他家秘制的,釆自高海拔无污染的太行山坡,价格比一般的贵一些,但单凭药效,就理应是价有所值了。

说话间,先生看着我的脸色,缓缓道来,问是不是体虚,上体汗多,下肢干燥,我连连点头,还没来得及控诉,身在瘴疠横行的海南二十年的苦楚,他已经从中医的宗旨中得到求证,做出判断,似乎跨越了西医的那诸多庞大的精密检查仪器,令人由衷地赞叹。

一针见穴兮艾烟袅袅

圆儿叫我了,原来他一小时的扎针完了,立即换上了戴在耳朵上的小盒子,专门设计的装着半截艾草柱,袅袅地,散发着特殊清新香气的烟飘起来了,犹如一抹江烟,引领着我们,循着远古的河流踪迹寻觅。

往事流云,万物人体,如同山中的磐石,总在罅隙的亮光里,见得溪流潺潺,而这穿针引线的神力,或许是寻穴的一针。

艾烟袅袅,,剩下的灰烬中,看得见,所有的浮华和挣扎之后,留下的是细碎和轻盈。

---2019-9-30于牧野随记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RSS订阅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