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鹏程 

他在一个角落迅速坐下,庙宇的街檐和几步石梯半围的角落,这是他暂时的疆域。

他闭目端坐。低头,晃脑,抬手,合十,口中不停地诵读经文,语速很快,动作娴熟。

他不是随红衣喇嘛大队人马进寺的,也不是跟黄袍僧人入院的,他是从人群中挤进来的。

众僧围着香炉祷告,香火直上高高的蓝天,把万民的诉求带给万能的神!

滚动的经幡下,偶尔可以看见布施的手在伸出或收回。

只有他专注于诵经。

那么多神!那么多人!

那么多佛!那么多僧!

他并没有想他自己在这暂时的疆域里诵完经文后怎样继续游离?他是否可以顺利走出普化寺的大门?是否可以躲过执法长老手中晃动的木器?是否不被穿制服的人逮回去一番训斥后补办赴会手续?

他是一个游僧!

他满腹的虔诚居无定所,他一心一意的祈福善心在五台山漂泊。

普化寺的大门嘎吱一声关了,把人间关在禅寺之外。

他站起来,不有拍打身上,因为他的旧袈裟上没有一粒尘埃。

 

周鹏程70后作家、诗人,出版个人诗集3部,散文、评论文集2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副会长、重庆文学院创作员、鲁迅文学院西南作家班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