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军雄
河提的柳枝吐露着新芽
南归的燕群开始返巢
桃花在梦中呢喃着情话
三月的面颊写满乡愁

徒步在一棵古树下徘徊
夜的寂静将星光点燃
三月在沉寂的时光中穿行
色彩的艳丽用绿色代替


在三月,杏花最早说出春天
被河水冰冻的鱼试图跳跃
攀爬在枝头的七色瓢虫
用仅有的体温来温暖整个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