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金星(北京)    

不蔓斋诗脚花唱,漫步秋山岁月歌

——向读者推荐王红谊的两本著作(3月31日4版)

不登秋山非好汉。唐诗可分为两种:唐人新创的讲究格律的诗和不讲究格律的诗;古体诗或叫古风诗。近体诗或今体诗“五律”和“七律”两种。《七言诗律诀》二四六字号对称,首句双句押平韵;韵句四平三要平,五七相反余不论。《格律拗救图》常交换;偶交换;仄而可平,平可救三。全世界70亿人民通用的16种《格律图谱》……

我日夕与“青灯黄卷”为伴,受禄承恩在玉京哦。在这座书卷气弥漫其间举世闻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大楼里,我被皇封了好多雅号:阿星、小聊城、小马哥、牧马人等等(央视名嘴曾给我开玩笑:小马哥的雅号比孙猴子的猴毛都多哦)为神马拿我比猴子???……在这望尘莫及“家”满楼里,很受领教的我算是一无所有的“牧马人”。

作品才是作家的身份证。为了追赶甲午马年的春日暖阳,我指星点月用蛇年365个日出摆脱作家楼的名缰利索,手持刺破苍天鄂未残的“804”牌宝剑走出,轻装上阵“小马过河”先得月到“近水楼台”——占地52公顷的首都十大建筑之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全国农展馆和中国农博馆里体验生活,——贵为保安吧。马放南山,早逢春在“向阳草木”——为该馆的千树展新颜,百花沐芬芳;“保驾护航”。

我望日望月望星空常常地想:每位痴迷于古典诗词的创作者,他的人生都是一部大书。当我们赤手空拳来到这个红尘滚滚的世界上,都算得上是这部大书的著作者和拜读者。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你当是何事?咦,“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的王红谊(原贵馆党委书记)用“浅尝逸老学赋闲,心神淡定自怡然。冷眼时事参人道,漫步秋山诗百篇。”(我奉行鲁迅的拿来主义,不蔓斋主人的诗《偶感》)看“斋”本领,笔尖焕发了兼善天下蝉歌蛙鸣的夕阳红。他执著耕耘,书文双馨;当之无愧是这部书的风流人物,众望所归的诗歌典范。他正能量地把人生这部大书写得钟灵毓秀,风物独绝。

我从他“一九五九年”那首承载童趣的诗读起,到2013年12月28日的“晨练”这首“迎来东日照西墙”弥漫纯真的诗。一字一页一章一首地阅读开来,当他的诗文出现精彩纷呈时,我为之击节称赞;读到会心处,我为之灿烂而笑;美中不足处,我为之顿足叹息;读到得意处,我为之拍案叫绝——因为我自维浅陋,著作还养在深闺四五卷。在书评论上我是“出生的马驹不畏虎”。恐怕属于“关公面前耍大刀,圣人门前卖文章”。说白了我通天彻地的目的只是想把国宝级的著作通过媒体“发言权”出来。相信国内外的读者通过阅读会有更上一层楼的见地。

我感恩他的笔健言心声,诗贵抒真情和在打造“全国农耕文明传承博览中心和全国优质农产品展示交易中心”为目标的岁月里,勤民听政,昃食宵衣的人民公仆形象。想必会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的。我三星高照品读了凝聚笔端惊鸿纸上——王红谊的两本著作《不蔓斋诗稿》和《漫步秋山》都是些用生命来写俯仰人生的风声雨声婴啼声,声声落笔;用灵魂去感应褒贬百年家事国事诺奖事,事事诗成。让我在“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的心灵感应中,受启迪得警醒起共鸣。我皇皇中华地说,在国内外,我作为诗词格律“握发吐哺以求才”的阿星。对他这位跌宕文史,啸傲烟霞。祖籍文豪莫言故里,别人登山屡踏槐黄心中有,涉水得意时嗟落叶而笔下无,他能饱蘸浓郁“低碳、环保、绿色、生态”的生活浆汁,怀瑾握瑜地多收成了胼手胝足的诗文“三五斗”。证明丹心碧血的他风中书豪迈拿得起,笔下写乾坤放得下,其风度可谓风流潇洒而飘逸。当然,艺无止境,诗无完诗,再好的艺术作品,也难免存在不足之处。《不蔓斋诗稿》和《漫步秋山》也存在个别白璧微瑕的地方,但我在这里就洛阳纸贵,沉默是金了;不再与“诗成泣鬼神”相提并论。我读后有点唇齿留香,余味不尽的感觉。犹如缕缕清风拂面,爽心宜人;又如乳似酒,甘甜香醇。

两本捧在手里沉甸甸的著作是中国农业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隆重推出的。《不蔓斋诗稿》书名是全国著名书法家李鸿民先生题写。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副主席胡振民同志作序。《漫步秋山》书名是中华书画家编辑部主任梁治国先生敬书。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陈建功先生作序。国务院参事室参事刘坚同志书录他《重阳夜吟》相赠。

通篇读下来,涵盖面极广,我惊叹上世纪以来他从蓬头稚子就开始承载希望,放飞梦想,难怪他耳顺之年笔底烟云起风雷,将来耄耋之年的庞眉皓发定会“魏紫姚黄”的。真不愧是最五岳之首的泰山情怀啊。书中出版面世的作品主题鲜明,内容丰富都是些让我翘首以盼的爱祖国爱人民爱社会爱河山爱家乡爱母亲等等乡风慕义。总之,他的字里行间,充满着心旌神摇的温馨,充满着魂牵梦系的爱恋。他以挥将日月长明笔的姿态著作“不蔓斋诗脚花唱,漫步秋山岁月歌”。

我不妨风窗展卷,口吐莲花:真正的好诗都是身无彩凤双飞翼的东边日出,西边下雨靠读者去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想必这就是王红谊的自我挑战。这与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襟怀试比高。愿早该“窗户眼里吹喇叭——鸣(名)声在外。”的王红谊先生遵从中华诗词的召唤珠圆玉润,在以后诗意栖居的灵感奔突中,更加扶摇直上,芝麻开花。国际公认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不蔓斋诗笔,笔,笔;漫步秋山上,上,上。灵感出更美的夕阳诗篇,以飨国内外的读者;是为情之所至,爱之所为的发扬光大,——推荐哦。哈,虽然我们同生蔚蓝色的地球村里,但我又将收拾《全元曲谱详解》的行囊,古道西风瘦马冲上云霄飞出国门“……本护照的签发、换发、补发和加注由公安部——中国驻外使馆,领馆或外交部委托的其他驻外机构办理。”冰心玉壶异域去。我期待将来飞进诗词辉煌祖国的那一天,王红谊能在鲜花红地毯礼炮声中功德圆满,再赠我一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登峰造极”诗词,抑或冰水为之而寒于水的“炉火纯青”格律。

这就需要将“玉门关”牌的诗词“羌笛”国际化和平民化,让《不蔓斋诗稿》和《漫步秋山》这复兴的“旧时王谢堂前燕”,能够宇宙花开,时空繁衍地“飞入寻常百姓家”。我想,这会是我耀世而出“登高一呼”的中国梦! (作者系《小说选刊》事业发展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