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写作>> 梅香 正文

梅香

2020-01-13 16:16 梅香 文/孙海涛
分享到:

梅香

七点钟,雪路上。晨雾袅袅,车与人依稀可辨。

古人踏雪寻梅,看的是风送香来,雪助花妍的明艳。即使“狐裘不暖锦衾薄”,也觉得值得一去。若未曾有踏雪寻梅之举,总归是有点遗憾。

今日我也师法古人,来一次踏雪寻梅吧!

路滑,我特意在车后贴上“新手上路”的标志,小心翼翼地出发了。正是:

风一更,雪一更,辗转反侧梦难成,念梅彻夜灯。

山一程,水一程,车向梅园那畔停,恨无羽飞行。

车子蹒跚着终于到达梅园,虽已八时,天却才蒙蒙亮,几乎还没什么赏梅人。踏入园中,却见千余亩的梅园,所有花径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由暗暗赞叹:这护梅人,的确辛勤啊!

偌大的梅园此时早已香气四溢。只见一簇簇的黄,一抹抹的粉,一片片的白,一汪汪的红。这些花儿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次第竞放,此起彼伏,层层叠叠,铺天盖地。

你看那朱砂梅红得发紫,五十余根淡黄的雄蕊排列整齐,以雌蕊为圆心,以不同的半径分别向外有序伸展。强烈的色彩对比,更彰显了花瓣的娇艳。那份浓烈,尤如饮下一杯陈年醇醪让人热血沸腾。

再看粉梅,粉得淡雅却不失鲜艳,平淡无奇又深藏傲骄。它们最招蜜蜂青睐了。那繁忙的“嗡嗡”声不绝于耳。是啊,蜜蜂们受不了朱砂梅的赤烈,那色彩,那香气定会把它们醉倒。它们也享不了绿梅的幽静。绿梅太雅,太过寡欢。唯独这粉梅,不温不火,使出浑身解数,招蜂引蝶,尽显霸气。

白梅与蜡梅呢,自不必评论,那是我的最爱,它们素雅朝气,明净纯洁,是我钟爱的尤物。

脚下厚厚的积雪“嘎吱嘎吱”吟着悠扬的小曲,我手端笨重的相机,穿梭在这浩瀚恣肆的梅林中,狂拍!狂拍!尽情享用这一夜瑞雪带来的饕餮盛宴。

“你来了?第三次了吧!”

不知何时,护梅人站在我面前,一眼便认出了我。

“绿梅开了没?”我迫不及待。

“西门那里,快去吧!”护梅人用力向西指去。

踏着积雪,嗅着一路梅香,来到西门。一树树的绿梅扑入眼帘。但见花瓣晶莹剔透,花蕾更似一颗颗精雕细琢的翡翠,镶嵌在枝芽间。看它们清清淳淳,一份惬意盈然潜入心底。

护梅人跟了过来,远远地望着为绿梅拍照的我和那一树树绿色的精灵。

李渔酷爱梅。为了赏梅,他在梅林中筑一小棚,名曰“就花居”。我想这护梅人应该比李渔更爱梅。雪中梅花历寒愈娇,得益于护梅人无惧冻馁的举动,他们精心侍弄,愿将这报春使者最美好的绽放充分展示给世人。梅香阵阵,自有他们的一缕,他们洋溢着的品味已与梅香融为一体。

归途已是黄昏。花灯初上,夜色已被车灯、路灯汇成了斑斓的海洋。

听着崔健的那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想起孟浩然骑驴踏雪寻梅一事,不由吟起“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一句。

梅香点点,沁润心房。是夜,我的书案上又多了一页墨香,是墨梅的芳香,绵远悠长。

报版面

梅香

(编辑:鑫果)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RSS订阅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