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写作>> 笑琰(靳新国)早年部分诗歌 正文

笑琰(靳新国)早年部分诗歌

2020-07-01 19:53 笑琰(靳新国) 原创
分享到:

笑琰(靳新国)早年部分诗歌     

   春天里我打算回家
      笑 琰
春天里我打算回家
风从思乡的城市  一路刮回村庄
母亲  春天里儿子为您写首诗
象您为儿煮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
在这没有落雨的三月您忙些什么
您喂养的庄稼一定不会流浪
儿梦里您唤我的小名回家
我躲在一堆草垛后面
因为我偷吸了父亲的烟卷
母亲  儿出走的那天您哭了
一梦惊醒
整夜我不能闭上眼睛
母亲  其实儿明白
您读不了儿的诗歌
您只想看一眼儿是否平安
母亲  儿明日回家
在这融融的春日

    中秋怀乡
秋了
家乡的苹果送到嘴边
鸟安了巢
就懒得飞过高楼
一根长长的线卡了喉咙
妈说“今年收成不好
爸近来咳的厉害“
夜扯痛我的神经
我哭了  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其实  很少很少
关心过家乡的秋

     黑龙潭
一畦瘦潭
渐渐发胖
飞走的黑龙
失去宫殿
如今  唱歌的
是水中的顽石
这些大山的骨头
开始暗暗发芽
   附记:赵河自然风景区有黑龙潭一处,临潭有龙洞村,因贫穷村中青壮年多数外迁,仅剩中老年不足百人。98年赵河被定为风景区,游客渐多,自此,龙洞村开始热闹起来。

     迎春花
它是什么时候开放的
生长在这贫瘠寂寞的石岸
像是春天的笑脸
或一位早春唱歌的少女
在这犹寒的春里
谁看见了这一景象
能不欣喜
因为它是春天的比喻
黄黄的花瓣淡淡的清香
在迎春花美丽的躯体里
一定有一种信念一股温流
看那一束束艳开的花朵便知
风吹过  花儿微晃
迎春花在这偏僻的沟里微笑
自生自灭  天怨无悔
由此,我将学会如何独自忍受

    赠友三首
    赠张文平
你是大地上的一株草
在最贫脊的土地生长
夜弹一轮月
日耕十亩田
从你的诗歌里
我读懂了哼着民歌的农民
和一位爱诗的青年
端起酒杯
我的瘦马一路东去
千里飞鸿
是否已撞响
你的钟声

    赠文海
兄弟
有一根常青藤正在攀沿
你需要再次握起那柄
被你收藏的剑了
红尘滚滚  江湖险恶
寒光闪闪的宝剑
记不起失落的往事
只待明日
把英雄再造

    五一随感
        笑 琰
家的左侧住着一群民工
他们每天早出晚归谈笑风声
让我常常想起
在老家田里剥玉米的场景
你很难想象
那些漂亮的仿古建筑
是他们用勤劳的智慧
献给这座城市的礼物
在我的书房正前
是一座装饰典雅的茶楼
并非因为北方的空气干燥
才有现代茶楼的市场
喝茶的人
多是为着一种品位与休闲
我在窗前读书写诗
他们在茶楼很斯文地品茗
遥遥相对也算是一种情调
我每日骑着单车回家
在文峰塔与高阁寺之间
宽阔的文峰中路
路两旁新建的楼阁与瓦舍
以及 那些最新装潢的
五颜六色的门店
让人寻不到旧日的方向
五一节说到就到了
走出家门
望着满大街的人群
我不知该向谁致敬

    动人的诗篇
    欣闻内黄县马上乡七里井村村民王现国勤劳致富自费为文学青年办大赛,并出资在县电台办文学节目,在当地文坛传为佳话
这一天
我感到一阵爽风吹来
是谁
为久旱的禾苗灌了一场雨
我看见
种子们又在萌生
家乡的土地不是贫瘠啊
只要能给生长的空气
哪怕是块石头也敢抒写壮志
沿语言和文字
我来到这家几近庭院的小厂
一件件精致漂亮的家具
都似要开口述说
这位创造者不仅崇尚鲁班
更热爱美好的生活
听,室内传来了朗诵声
哈!有三十多名青年围坐
一位黝黑的汉子
字正腔圆 豪情满怀
他的一举一动
都在写着,幸福而动人的诗篇

    母亲的春天
       笑琰
一个梦接一个梦
穿过连绵的山峰
直抵故乡的原野
一堆土 一蓬葱绿的野草和花
那是母亲 
我行了千里
却无法穿透大地 
无法探究 一个灵魂
在黄土之下的衣食住行
她或许会像一粒种子
年年生长
母亲啊 或许
您又在哺育这些鲜活的新芽
像以前 顶着烈日
弯着腰 您把奶水
一个个给这些娃们喝
但有所不同的
您不只哺育庄稼禾苗
而哺育更多的
是这原野里没娘的草
母亲啊 
这是您的春天
草绿 花艳
2004年5月于母亲节前夕

   我住在书店胡同15号(三首)
          笑琰
我住在书店胡同15号
京东一百里地的一个叫杨镇的地方
一个清静、不算小的院落
第一次前去看房
满院的青草和遍开的牵牛花
直愣愣地看我
接着冲我咧着嘴地笑
房东说这院两年多无人造访
我却发现西墙外几棵大树上
竟有失踪多年的喜鹊跳跃
住进去的时候是五月
草绿得可爱 花开得喜人
我一直不忍将它们铲去
只在它们中间加了五株葡萄秧
妻和女儿是八月底来的
妻在院中为女儿系了一个秋千
女儿很快混熟了左邻右舍的小伙伴
在幼儿园还学了一口地道的方言
第二年的春天
妻在院中种了菠菜  之后又种了
黄瓜、西红柿、茄子和向日葵
这个夏天和秋天是美丽而温馨的
我从没有想过在城市长大的妻
也能钟爱耕种
我是一只在乡下长大的麻雀
虽深谙农事十几年却再没摸过锄头
现在是冬天
我依然在小院编报、写诗、写毛笔字
妻除了做饭洗衣、接送女儿上学
每天还和我一齐
在电脑上敲着幸福平静的生活
  2004年12月10日

      日子是一个无穷的漏斗
日子是一个无穷的漏斗
漏下去的我们无法打捞
就像一粒又一粒的米
一杯又一杯的水
进入我们的身体
但我知道  在体内不断聚集的
是一盏灯的能量
这盏灯 永远照耀着
心灵的小屋与灵魂的广场
所以 我从不怨恨
午夜 一切安静了的时候
我就坐在这盏灯里
与昨日对话
   2004年12月11日

     如果这风能吹来些什么
如果这风能吹来些什么
那就让它吹吧
整个下午  我在窗前电脑上占卜命运
十二月的北京阳光灿烂
妻说开窗透透风吧
一丝丝凉风吹进来
与我呵出的热气相撞
树木早已脱光了衣裳
占卜说我注定一生飞在异乡
这凉的风啊
如果你能吹来树木的衣裳
如果你能将我胸膛里的焰火
吹出一个新的方向
那你就风力再大些使劲地吹
但你不要总想逼近
我内心的那一点点快乐和忧伤
    2004.12.12

   解脱(外一首)
        笑琰
友人打来电话
说他刚刚解脱
一辆呼啸而过的火车
把他抛在某个站台
一个人走  似乎轻松
穿过黑黑的隧道
生活的铁轨会通向何方
无人知晓
或许另有一番风景
但愿啊
下一列火车
能够满载幸福
  2004.3.11晨作

      午夜,一个寂寞的女子
月光射出恍惚的梦
一位多情的女子
听一首老歌
一种怎样的情愫
在伤感音乐中起飞
她紧压着自己正在加速的心跳
开始思念一个不着边际的人
和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顺着一根电话线
让我如何想象一个寂寞的女子
在心悸和迷乱中任意幻想
这朵九月的花朵
独自 在午夜
开放、愉悦、痛苦、哭泣

    爱,在天地间延续(组诗)
            笑琰
鹤壁淇河天然太极图随想
坐在一条古老的河对面
两尾阴阳相亲的鱼 令我顿悟
水 女人 孩子 生活中的诗歌
古老忠贞的爱情 和
这个时代最新的痛楚 以及
更多更多的力量 善变的脸 谎言的结局
像我和这条河
一旦跳下融进她的躯体
凉爽、舒心、幸福就会来临
抑或是冰冷、刀剌般痛苦的悔恨
而成熟的爱
会像这两尾阴阳相亲的鱼
终守着简朴而丰满的生活
在天与地、明与暗
不断流逝的岁月里相吻
有一千个故事 一万个寓言
让后人永不停息地注解演绎
2004年5月10日晨

      煤之歌
我燃烧 我快乐
不再沉睡
不再与阳光和万物隔离
我要让生命尽情释放 燃烧
我喜欢正直的人
比如铁 是我的朋友
再多的打击只能让它更坚强
我喜欢善良的人
看着他们微笑着围坐炉旁
我蓝色的火苗放声歌唱
我喜欢勤劳的人
每日看见他们起早贪黑
那汗水里滴着香
我燃烧 我快乐
既使化为灰烬
我无悔 我安详地
告别我喜爱的人
  2004年5月22日晨作

     一个陶瓷的自述
你看见了我
你就看见了一个朝代
一段已逝的生活
一个陶瓷艺人在我身上
留下的敬业与智慧
那个时代 我是极其普通的
像你现在用着的
吃饭的碗 喝水的杯
但我碰上了爱惜我的主人
我沉睡了几百年 醒来
成了珍宝
如果你看到了我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
要做一位有爱心的人
珍爱你的生活
珍视每一件为你服务着的物器
今天 尽管在专家眼里
我有着很多的意义
我只想说
我挚爱着这个世界
我为那些善良的人们作证
我在延续
他们的灵魂也在放出光芒
   2004年5月22日晨作

     春 梦             
      笑琰
大脚
怎就被风儿染绿
我看到我的雪孩子
在大地的根部微笑
站在暖阳里
与土地相融
便获得了生长的权力
八百里山河流进我的血液
青青的草 新发的芽
生命,再次与风雷同舞
春梦,由此打开
2003.12. 6初稿
2004.1.26改稿

    贼将在地狱受刑
        笑琰
我独自奔走在雨中
寻贼的踪迹
疲惫的街正在洗澡
一红一红的警亭打着盹
是谁和世人有仇
这黑色的八月
贼们像得道的鬼狐
魔手一次次伸向善良
无论是口袋里的票子
还是胯下的坐骑
都背判了我
它们被变成小妖
在你寻不见的另一处做恶
我听见黑暗的角落里
鬼在得意地笑
这场雨可恨的雨带来的罪恶
击中我很快天就亮了
贼们也会走在大街上
虽然我们没有辨识贼的眼睛
但供奉的一尊佛说
世上所有的贼
都将在地狱受刑

       红尘有爱
九月初八 在古城
我用纯洁的诗歌
放牧秋天的马队
手持一支玫瑰一路飞奔
水浇灌的女孩 听
许多许多祝福的句子
在我诗里祷唱
你的笑 你的黑亮的发
都是醉人月光
我坐在九月的和风下
摘一朵小小爱情
为你插入鬓角
梳装打扮的新娘
我渴望 迎亲乐曲
是为你奏响

    平凡的人生(组诗)
          笑琰
我这样的诗人
我这样的诗人
中国 多如蚁
瘦小的身材俯在大地
一生清贫为一粒米奔波
没有名利却自始至终
驮着满满一袋子诗稿过日子
与诗紧挽着手 生死相许
我这样的诗人
在痛苦与爱的夹缝中生存
生活的每一场小雨
都能激起我浩瀚的心事
尽管还不能把文字炼打得金刚护体
却也磨亮了骨头
难与奢华的奴仆一起享乐
我这样的诗人
求清风明月
让良心同一棵树一样
年年新绿
我这样的诗人
中国 多如蚁
   2000年8月

      湖水风景
一株水草在水中舞
我们荡漾着小船
湖面平静没有风
岸上的游人依在石栏
风景里似无动人之处
我用手撩起湖面的水
水底的鱼儿
却试着跃出来
  1995·3

    写给和我一样的下岗职工
夜色深了
该是我们回家的时候
一元一角的零钱
同样令我们升起生活的帆
命运是强者的奴仆
当我第一次富足地携带着一天的利润
满怀兴奋地飞到爱人眼前
她在我的嘴唇上做了奖赏
我知道你有着痛苦阴影的微笑
我知道你的眼睛常常失神
我知道你白净的面庞上开始布满尘土
但我也知道
你还相信自己相信这个社会
所以 你用无言的行动
默默地早出晚归
我想 会有那么一天
生活的巨轮
要把我们带到富有的港湾
    1999·2


    给残疾孩子(二首)
     哑童和他的画
泉水叮咚
鸟儿歌唱
在你的眼睛里
世界如此美妙
画中境界
无声胜有声
你画出的线条
无论在纸上还是空中
都是语言的形状

     独臂小诗人
孩子 在这静寂的夜
在你的大脑里
又展开着怎样的想象
如水的月光漫上来
照着你一张深思的脸
左臂空空的衣袖在夜风中飘
孩子 冷吗
你少了多少欢笑
你的诗告诉了人们
你的热情和梦想
你说眨眼的星星是你的兄长

      唐  塔
     唐塔座落在安阳县磊口乡清凉山,建于唐德宗建中二年,该塔建造艺术为全世界罕见,是佛塔之冠,世界一绝。为我国重点文物保护建筑之一。
我从现代的都市来
在清凉山
翻阅一本罕见的宝典
绝伦。精美。广博。
这是唐朝的作者
名字早已无从查找
书上的天王、武士、伎乐、侍女
和童子
却全部活着
他们用眼睛、表情和姿态告诉我
古人的智慧和骄傲
我清楚的知道
只有中国
才能造就如此完美的杰作
很多属于谜和想象
那时的泥浆
为何比现在的水泥硬强
古人的思想竟能与天与地共长
我惊奇的目光
顿觉追赶时髦的浅薄
面对两千年后的古太阳
谁都必须相信
祖先的一砖一瓦
就能成一曲动人的歌
历史和艺术不会退隐
血干肉烂骨头断
心却永远昂立
  1997·3
   
     一种人生
我真的 已把感情
托付给那棵冬柳
在风里和飘雪的日子
我吹着哨
与天上的来使一齐欢笑
你无须在春夏秋冬里寻我
那时我已到柳树根须
与蚯蚓一同耕作
    89·11

     选  择
一些影打在墙壁上
头顶的光环
再次把我刺伤
回路 在白色灯光里
似魔幻被远远放大
门里 一片漆黑
身影截断在墙壁
再次转身
门里门外的选择
弥漫空间
   95·4

    守一盏不熄的灯
    ——致文友
夜深至两点
我在阳台
看远近依有无数盏灯
在努力睁着眼睛
我的台灯不熄 沿窗口
寻它兄弟燃烧的快乐
这是多么美丽而迷人的夜
在夜色的进程中
多少灯已经熄灭
又有多少已经黯淡了光明
我们执著的心是不熄的灯
在光的昭示下
仰着坚毅的面孔
或许 我们的灯就是交给下一代的火种
守住一盏不熄的灯
在光明里 所以
我们的思想与灵魂
才能正直地升腾
我依旧是农夫
在我的黄土地里耕种
我没有选择什么道路
手中的笔就是一个方向
命运的成因
就是永不停息
默默地劳作
既使很贫瘠的土地
也能
长我独丰的庄稼
此刻的心情 只是
想把青春写成耕耘的喜悦

      一个老人的心态
夜晚 我躺在——
父亲躺久了的躺椅上
闭目 想
一个老人的心态
父亲的一生坎坷
多年的官职养成
说来就来的脾气
办事一向先人后己
如今的父亲爱在躺椅上
看着他的子孙
父亲向我招手
说你不去做些什么生意
我知道父亲的意思
可我依旧爬着格子

       清 明
有细细的雨丝飘
已落多年 这日
听不到野外的鸟们鸣叫
在祖辈们栖身的地方
燃烧纸币
邀请老人再次谈心
听他讲昔日的故事
草们拔节生长
我顺着风儿闻到
一些先辈
一生聚集的芬芳

      看望爷爷
正赶上一场绵绵的秋雨
爷爷 这是不是您激动的泪水
笑笑吧 五十多年了
您长眠在异乡
我毕竟是第一次来看望您
您的栖所 这个不大的陵园里
我寻不见一张关于您当年英武的照片
只有这块石碑
铭刻您不屈的头颅
爷爷 我小时候就梦见过您
那罪恶的枪口
黑色的子弹射过来
爷爷 您只是一名普通的兵
您就那样慢慢地倒下去了
看着营长您露出微笑
被您营救的营长已成将军
听说他刚来看过您
爷爷 您知道吗
我是多么地想见见您
烈士的子孙
是自己爬着坚强地走过岁月
我上了师范成为老师
学会了写诗
一颗洁净正直的灵魂
常常夜入天堂盗火
我也要成为战士
要把丑的恶的
统统赶跑
爷爷 我的笔是您的那支枪
正练就神枪绝技
爷爷 看呵
天晴了 一群和平鸽飞起
爷爷 您安歇吧
   99.5.21

     我 瘦
今生 我瘦
风吹
关节常嘎嘎作响
我想 应如竹
牺牲 就打一张凉席
容纳世人
而 我的灵魂
依然 蘸瘦水
写来世文章
    2000.6


   (编辑:鑫果)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RSS订阅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