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阳信县第一中学高三 李筱箐

     生活中藏满了秘密,而答案往往挂在通往未来的那棵树上,你不走到那一天,终是无法看到。我便这样一直走着,似乎遥遥可以望见,那答案在风中飘荡……
      元宵佳节,我抛却了热情洋溢,脱离了嘈杂喧嚣,那个夜晚,我宁静而执着的去寻找答案。街市依旧繁华,街灯更加明亮,只是路上行人寥落。月亮也是会变色的,初升时,是燃烧着的橙红色,就如这街灯一般,渐渐地,颜色淡了,一点点的升起来。灯下一阵阵被光晕染过的雾气飘过来,又消失在黑暗里,只剩下习惯又刺鼻的硝烟的味道。难得能在这样的佳境里思索,到底何来宁静与安详?淡定与从容?          
      大概就是这样了,是时间,让一切喧嚣都沉淀,沉淀成悠闲。正如今日的我,一份严肃的探寻下,隐藏着一份悠闲雅致的欣赏:也如这座小城,总有个日子要静下来,清理清理纷繁的脚印,梳理梳理被打扰的思绪,继续在这历史中摸索前行。
       抬头再望望天,一阵阵的烟火绚丽绽放,那么激情澎湃,宁肯只明亮这一时,便化作烟与雾,亦是无怨无悔。月亮升的不是很高,那烟火就在她身边绽放,她便在一旁静默着,如一个看透世事的智者高人,笑看人生浮华,又如一个慈祥的母亲,用爱抚的眼神看那些婴孩任意嬉闹,却又不去制止。此时才感觉到“寄蜉蝣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彷徨与无奈,才体会到那一份饱经沧桑变幻才得来的包容与宁静。抛却理想,眼前一幕幕呈现的便是人们在名利场上伋伋的追求,是人们那些执拗与叛逆……若站在最高的顶峰看,大概有些令人发笑吧,所以答案应该是,停下来,把心灵交给自然,在最清冽的泉水中涤荡,自然是会帮你净化的。她总是最宽容的,无论怎样,他都不分辨。   
       虽然似乎有了答案,但是今夜最明亮的依然是天空的烟火。让我不得不再去仔细想想它。烟火中国,任何重大节日在中国总离不开烟火。烟火被用来祭祀、用来庆祝、用来观赏……从古至今,犹如烽火一样,贯穿了整个中华,也是每个中国人心中的骄傲,是每个人心中最灿烂的角落,曾有多少个时日,偌大的中国被烟火包围着,升了一堵光辉灿烂的墙,营造了一场美丽的梦。中华多少个王朝站在世界的巅峰,俯瞰潮起潮落,如今回味起来,总觉得像探一眼古井,只看得波纹下模糊的美好、梦境的倒影,终是无法寻得一份清晰的记忆了,时至今日我仍渴望着回到那个梦里,去看看,去寻找繁华兴衰背后最深沉的答案。
      继续向前走,不知是谁,在这万家齐聚的一日,放了一把野火,熊熊的燃烧着,又是一出严肃的祭奠。光照亮了旁边的树,彼此陪伴着,不至于孤独,在这树的最高挑的枝端,可是在借着光守望着什么?可是在呐喊?可是在召唤?可终是不会有一只雀儿在这寒冬来筑巢的。他大概在向往春日的鸟语花香吧,人也一样,总是要有期盼的,哪管什么能或不能的答案。
       火光跳跃着,那些轻飘的灰烬携着火星升腾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这便是它的烟火了,绽放这一刻,把美好定格成永恒。
      夜空中漏出几颗寥落的星,不远处还升起了一闪一闪的孔明灯,从几簇人群呵护的手里一点点飞出去,飞吧,飞高些,飞远些,载着这美好的祝愿,点亮那一方天空,但终归是载不动的,也是无法彻绝长空的,所以会落下来,但有没有那么一盏能飞过时光,飞到诸葛孔明府邸前,让他看看这来自远方时代的祝愿呢?可是终究又有谁知道答案呢?
       如今才发现,我不只是走在路上,而是穿梭在不同的时代,摩娑着不同时代留下的印记,一路追寻。这个旅途从不孤独,有跨越千古的婵娟为我照亮,有灿烂光辉的烟火同我作伴,同是流浪。
       通往未来的那棵树上挂着秘密的答案,他却总是长在丛林深处,让人迷乱,千百年的谜团也仍是挂在那儿,但我仍是走着,若你我相遇,只说一句:哦!你也在这。
       千百年之后,我又会走到哪儿?遇到谁?或是化成一粒尘,随着答案,在风中飘荡。
(辅导老师:韩永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