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试卷发了下来,看着又一次刷了“历史”新低的分数,愣愣出神。临近下课,数学老师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身体不好,但学习也要努力啊!”心情突然降到了低谷,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无论如何强忍,还是掉了下来。
      我深知老师的劝慰和苦心,可我的委屈,不也正因为知道前面的路上高考在等着我吗?!如今的我,却如同困兽,挣脱不出自己设置的枷锁。
      不知道为什么,上了高中后身体变得极差,大病小病找上门,肆意盘桓不走。无数个夜晚,我忍受病痛,在床上辗转反侧,望着窗户外漆黑一片,迷茫得无所适从。无数次地爬起,坐在书桌前提笔又放下,再回床上对夜泪流。
      我的愿望不过是考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追求理想的生活,享受活着的美好。我十几年来勤勤恳恳,没有干过一件坏事,对人友善,对老师恭敬,如今,却走到一个难过的地步……
      把自己生病的实情告诉同学,不是为了博得同情。以同情心建立起来的一切看似坚不可摧,其实脆弱得很。我只是想让同学们知道,那次我不是故意不来考试,希望他们可以不要说“她的病没什么,不来考试是因为害怕考试”。我何惧考试?我只是害怕别人不信任的目光。
而正因为疾病,也因为迎战高考,我开始认真思考生活的真正意义。从前,仅仅想安定地生活,闲暇时研究一下诗词,沉浸于琴棋书画酒茶香的古风世界。现在,更珍惜畅快活着的每一刻:吸着几口新鲜空气,再贪婪一些,便是享受阳光。躺在草地上,闭上眼睛,就这样睡去。天空深蓝,才缓慢醒来,然后望着天空,夜晚的星星格外明亮。很多年没这样认真地看星星了。生活,何为我所想要的生活?
      旅行。
      这两个字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盘踞在了最深的角落,一个声音在不停地说:
走吧,你大胆地去经历、去挑战吧!
      很久之前,一直以很不屑的态度对待那些在弥留之际想着去旅行的人。原来,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这些人中的一个,也会发出:“世界这么大,我还没来得及看”的无限感慨。
      云南,丽江。
      背着背包行走在丽江的大街上,行人格外稀疏,整个城市有一种寂静的美好。到4000多米的高原,缺氧,但内心中有一种许久未得到的平静,是那种我早已期盼已久的平静。
      仰望着玉龙雪山,光辉笼罩,突然间明白了为何这座山在纳西族人眼中是那样的神圣。它,是那样美好。高原的寒冷,自己的呼吸困难,在这一刻也变得不是那么重要。虔诚地合十双手,紧闭双眼,用最原始的感触,去接受这神圣的雪山,去感谢这神圣的雪山,所给予的平静与希望。
      又一次回想曾经,去思考人生,这是我所盼所望,对自己的痛苦看淡一些吧。
      独自行走过很多的地方,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在丽江的古镇里,遇到过清晨背着背篓的纳西族奶奶;在曲折的小道上,邂逅了一位小哥;还有那些投来疑惑、询问神情的人。他们或友善或冷漠,他们有的热情地拉我去家里坐坐,有的端出一杯茶,有的仅仅是一个不耐烦的表情。一路上有无数的欢笑和哭泣,为他人,为自己。
      在路上,心灵逐渐地变得更加清澈,仿佛回到了从前,会微笑面对每一个人,无论报以何态度。
      高考的困惑,在路途中仿佛渐行渐远,隐藏在了那一片云雾当中。
      又是一个夜晚,高原地带的夜晚格外凉爽,又一次坐在窗边,去看那漆黑的夜空,心境啊,变化真大,在平静的时候开始平静地想到高考。
      想到,我与闺蜜的三年之约:我们要考同一所大学;
      想到,父母的关怀与期盼、老师的鼓励和帮助;
      想到,曾对自己许下的诺言,不服输的诺言……
      突然明白,高考之外,亦有美好;痛苦之外,亦有美好。只是我们有时被眼前的挫折模糊了发现美的眼睛。
      正如,槐花正香,月色正明。
      我突然轻松了起来,是啊,还有那么多人、那么多路在等着我,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一再逃避,我知道世界广阔,我正年轻,没关系,一切还来得及。
      此时此刻,再回想这一路上的点点滴滴,回想那日下午在玉龙雪山虔诚的自己,回想在洱海上划着小船的自己——
      “高考之外”的经历,成了我笑对高考的动力;旅途中的收获,让我明白人生的高度其实取决于自己的内心。高考如同人生驿站,能有机会途经它,已经是一种幸运。更何况,我们是在结伴迎接这一站的挑战,一起体验青春独有的眼泪和欢笑。

      该回去了,离家的鸟儿该到了归巢的时候了。这一次,我不再转身,我会迎着挑战,向远方走去。

(编辑:此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