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淄博第一中学高2016级6班 商明喆
      世界崇尚仰望月光,却不会轻视对水沟下六便士的渴望;生活将诗和远方拔得很高,却未将卑微形容打入万劫不复。
      不是所有人都愿爬上金字塔,故无需仅仅以此衡量成功与否。择一所愿的方式生活,并以此为乐,所有人都可以是赢家。
      王安石看透了北宋,将救世为己任,虽有低贬,仍做到一番事业;陶渊明看透了盛世衰景,不愿与暗浊同流,虽寻不得梦中的桃花源,也留《桃花源记》和《归园田居》等名篇以慰藉,给后人多一启发。以世俗眼光看,官位一贬再贬,一生大多颠沛流离,无论如何难言成功,可他们“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能够不囿于所谓的成功定式,乐于以物质换取一个顶丰富的精神世界,从此看来,他们又是成功的。
      入世与避世,本是两种无高无低的生活方式,我们便不要再无谓地比较,择自己所愿,将生活过得更充实一些,彼此均可找到自己的伊甸。如此而已。
      当下社会已然踏步于新时代,物质世界日趋丰富,也驱动了精神文明的多向发展。无论愿为民族振兴砥砺前行,亦或是且行且止,将生活节奏放慢,我们都难以否定一方或是强加标准论定孰是孰非。既然如此,何不将心态放平,如己所愿?想要不停息地追求现世幸福,那便去追,像丰子恺那样直到晚年仍笔耕不辍;想要在生活某一角落停留,那便停下,就想阿甘在那次振奋人心的长跑中所说——不为什么原因我决定出去跑一跑。所以我就跑到了路尽头。就这样,我跑了这么远,我可以再回去,就像之前一直做的。” 
      当然,择己所愿不是肆意妄为,孔子有言,“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里的从心所欲便是建立在恪守规矩的基础之上。而对于我们遵从社会道德,守好社会正义就是底限。君不见“高铁霸座男”为博关注不惜践踏高铁规则,这种只顾为自己谋取方便的行为便是社会零容忍的底限,择己所愿也就无从而谈。
      无论我们愿做什么,都应当做一个无愧于己,无愧于社会的人。王泽山院士痴心于火药事业,虽历经六十载艰辛而又无闻的岁月,仍能以此为乐;华山之巅的香火千百年流传,正是一代代远离世俗,希冀在此追寻信仰的膜拜者们。亦或为国之重器兢兢业业,亦或放下尘杂,潜心修行,无论选择哪种人生,都是值得我们以此作为任重而道远的路途。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无需模仿,无需为自己立太多标杆,择一如己所愿的生活,愿我们都以此怡然自得,愿我们都能为此踏歌而行。
      (指导老师:路春雷)                    
                              (编辑:红研)


    择己所愿,踏歌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