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剔透识李月

/马培文

朋友赠我一张624日《科技信息报》。展阅“今日文教版”, 李月诗词清赏吸引了我的眼球。整版100首诗词(其中34首词,29首绝句,47首律诗)如夏日一阵凉风沁入心田,顿觉通体舒畅。

喜欢和爱区别在哪?喜欢是心中爱慕而想获得;爱是心中喜爱而舍得付出。

我喜欢不曾谋面李月的诗词,崇尚、吟诵、记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才疏学浅,不会写诗,因而不敢唱和酬答,片言只语说点感受恭奉,充其量只能算喜欢。

诗歌如不讲韵律,就如列车失去钢轨,行舟失去河床,信马游缰,上不了台面,而不成体统。

李月的诗词讲究韵律,恪守规范,34首填词合辙合韵,29首绝句平仄严谨,47首律诗联句工整,是好诗,也是美诗。

诗言志,歌缘情,选登的李月100首诗词,首首有诗意,有诗情;有诗味,有诗境;有诗趣,有理性。最难能可贵的是,她的诗讲究诗质和诗核。

诗质,是诗的质地纯净,内涵丰厚,不空不乏,不浮不躁,返朴归真,实实在在。她写琴琴有声,写茶茶有香,写花花有色,写物物有情。梅兰竹菊的君子风度,柳荷桐树的飘逸神态,都栩栩如生,可唤可亲。

诗核,是诗的主旨明朗,内核坚挺,不虚不飘,不狂不浪,结结实实,语重心长。她写菊突出了“含香入墨风姿逸,抱冷微吟品格端”的从容淡定;她写竹彰显了“饱食风霜难掩骨,惯看世事未低头”的忠贞气节;她写柳展现了“天生便是丹青手,写尽阳春翡翠诗”的灵动潇洒;她写杏张扬了“娇羞一任依风诉,妩媚何须对蝶夸”的自信自尊……

质是诗之本,核是诗之魂。

诗无质只是空乏无味的词句堆砌。诗无魂只是陈词滥调的浮雕蜡象。

李月的诗词在讲究格律音韵的同时,握住了四个紧要处,即:有思,有境,有趣,有味。

 有思,就是有内核,有灵魂,表达高尚。

有境,就是有境界,有高度,表现优美。

有趣,就是有智慧,有情趣,表情灵动。

有味,就是有韵味,有洞察,表述精准。

 诗好,需要诸多的要素,而最突出的因素是诗人本身就该是人格的风范,就要以诗来提升人的精神、人的品格、人的追求和终极关怀。深信正念正心的李月,“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用玲珑剔透的睿智和目光,用积淀深厚的知识和文化,创作出更多的好诗,好词,载看满满一列车的精神食粮,快快乐地奔向远方!

这是一个不曾谋面、远隔千山万水的老人中肯的寄语。                                                                                                                       

(作者系江苏省盱眙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苏教版国标本小学语文教科书编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