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母
            文/李海光
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东西  除了雨
没有风  没有云 没有鸟
甚至没有天空

撑起一把伞  在母亲房前
一如  
母亲当年  撑起的天空

心里那道裂痕  
又撕开了  
母亲走出来
我们各自悲喜  不问此生
母亲握过的手  余温还在
一炷香的功夫  
消散于无边的寂静

时光如此轻柔
母亲的灵魂早已投胎
尘世间
母亲走母亲的  我走我的
不曾相见

雨  钻入我的眼帘
世界一片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