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汨罗市第一中学532班 周雨婷

     小时候,我的生活是紧紧与爷爷奶奶扣在一起的。
奶奶住的房子是农村常见的黄土砖房,算不上冬暖夏凉,却也能遮风避雨,在奶奶的房间里靠近过门的地方有一个很高的橱柜,深褐色的,有些地方掉漆,磨损的厉害,还有些地方有了泛白的痕迹,当黄昏的阳光照到里房的时候,那橱柜伫立在一小片阴影中,显得斑驳和伤痕累累。
      我并不清楚橱柜对奶奶有什么意义,但是它是奶奶家所有家具中唯一上了锁的,我不止一次看见奶奶捏着一把生锈的钥匙,缓缓转动锁孔,打开橱柜,取出几张泛黄的图片,信筏或是一些粮票。
      毫无疑问,橱柜里搁着的,都是奶奶珍惜的东西。
      这几天,过年回家的爸爸姑姑帮奶奶移居到配置更好的房子里,我帮忙搬些物件,一大早,耳旁隐约传来些细碎的声音,我躺在床上侧身去看,只见奶奶在拾掇她那上了锁的橱柜,良久,她从橱柜里摸出一个浅褐泛黑的玻璃罐子,轻轻晃了晃,瓶中立刻传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很是悦耳,我的心一下子就被抓住了。
      我跳下床,连鞋子也顾不得穿,挤到了奶奶身边。
      “喜欢吗?”奶奶轻柔的牵起我的手,叠在她粗糙温暖的大手下面,我们一起缓缓转动瓶盖,瓶子发出一阵吱吱扭扭的声音。我偷偷抬眼看了看奶奶她脸上的表情,既骄傲又狡黠,给人一种秘感,和她每次打开橱柜一样。
      很快,瓶子应声开启。奶奶放下瓶盖,拉着我走到床边,找了一块光线比较充沛的地方,将瓶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床上。
一瞬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我生活着的单调而狭窄的世界里忽然开启了一座丰富而阔大的神秘宝库。
从瓶子里流淌出来的,全部是扣子。少说也有一两百枚。它们大小不一,形态各异,却都在晨光下绽放着一种迷人的光泽。“这些扣子,都是我多年积攒下来的,有时也觉得没用,想丢掉又舍不得。”奶奶用手理了理垂到眼前的一缕白发,随意拾起一枚扣子,端详了一会,又放下了。
      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触了触它们,冰冰的,凉凉的;它们有的圆润,有的带着棱角,我又凑近嗅了嗅,闻到一股混合了檀木、金属、纤维和灰尘的味道,这大概就是记忆的味道吧。
      我学着奶奶的样子,拿起一枚扣子,端详了一会,放下,再端详,再放下。忽然,一枚橘红色的大玻璃扣子吸引了我。我急忙拾起它,把它捧在手心,迎着亮光看了又看。它那么漂亮,像是在手心里开出的一朵漂亮小花,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奶奶,这是……”
“前些天在街上,看见卖扣子的,这个样子的只剩下一个,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我就买回来了。”奶奶很平静地摸了摸我手心的扣子,我想起那件被我遗忘的T恤,想起钉在它领口的那枚扣子,在我童年的岁月里占据着我心口的位置,奶奶亲手钉在那个位置,在我忧伤时陪着我,鼓励我,而我长大了,那么那颗扣子,它带着奶奶的岁月到哪去了呢?
      我望着奶奶日渐佝偻的影子,在奶奶转身时,掉下几滴豆大的眼泪……
(指导老师 曹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