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少年成才>> 那条路,我再没去过 正文

那条路,我再没去过

2019-07-31 19:52 黄思睿​ 2019年7月30日今日文教12版
分享到:
湖南省汨罗一中532班 黄思睿
      每周日下午都免不得走出去寻觅一番美食,吃饱喝足后再赶回学校。听说屈原桥下开了一条小吃街。于是沿着桥下不怎么宽的小路慢慢去寻。
      方向感略差的我一不小心就走进了所谓的“红灯区”。有点羞于写下去,但总要记录此刻我不怎么平静的内心。
      起初,我只是惊讶于道路两旁整齐划一的小屋,一样泛着冰冷的光泽的敞开的门,一样幽暗逼仄的空间,一样门口的低矮的小凳子。
      奇怪的是,每一户的门口都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她们穿着红的、白的、绿的、粉的、黄的各式各样的裙子,好像打翻了的调料盘,四处散落。她们或是低头玩手机,或是抬头望着什么发呆,或是和身边的人轻声说话。但是她们在展现一个女人最妩媚的一面,她们时刻不忘一个女人的优势所在,她们轻轻拨弄头发,轻轻将衣领往下拉,轻轻将裙摆往上提,露出凝脂般的肌肤。我没有戴眼镜,我看不清她们衣服上花纹是简单还是繁复,看不清她们裸露在外的皮肤是否有伤痕,我只感到一种空洞的死寂。这里的每一个人好像活着,她们的心却不再有活力,她们那一颗红彤彤的心已不再温热鲜活。茫然、孤寂,甚至一种死亡的气氛如潮水般包围了我。
      这一切都太静了。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的心在说话。泛着冰冷光泽的一扇小门里走出一个穿着格子衬衫抑或是条纹T恤的油腻男人,我记不大清了。只脑海里还留存着他随手合上门,嘴角那一抹仿佛餍足的微笑。他的身后没有人跟出来,这我清清楚楚的记得。
      他的出现并没有惊起一点波澜,人们知道他要向相反方向离开了。他甚至都没再得到一个眼神,可他自得其乐,大摇大摆的走了。
      也许是到了饭点,有女人转身走进去,有呲呲的油烟从排风口钻出,原来她们也过着日食三餐的普通生活。怎么啦?人不都是这样吗?我有些愕然,惊讶于自己好像把她们看作妖怪般。
好像才走了不过50米的距离,却觉得时间已经过了一个世纪。“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之”的心理让我忍不住看了一路。寻常的做饭声响起时,我的心里却好像重锤敲击,“嘭!”“嘭!”,一锤锤都砸在心窝子上,生疼。
     我疑惑这些女人的生活,也疑惑她们的初衷。我带着些鄙夷,却又带着同情。
      小仲马在《茶花女》中写道:“人们同情那些从未见过阳光的盲人和从未听过大自然和谐之音的聋子,同情从未发出过心声的哑巴,却不肯同情那些心灵的盲、意识的聋的女人”……这个世界那么冷酷,为什么我们还要附和他的见解,去伤害那些涔涔流血的灵魂?”
      成长总会有一片幽暗像海洋,有些人横越,有些人坠落没声响。
      那条路我再没有去过,却总是想起那些散落在世界某些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如同打翻了的调色盘的女人们。
(指导老师 曹中权)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RSS订阅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