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蒋宅口军休所所在的兴化社区是全国先进文明单位,在社区的院子路旁竖立的大型广告牌上,镶嵌着这个所的军休干部张全会的照片,广告中称张全会老师是著名的军旅书法家,是中国公共关系协会文化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杂志社编委会委员、中国公共关系艺术中心客座教授。

是的,军旅书法家张全会,经过多年历练,刻苦钻研,书法如名,篆书、隶书、楷书、草书等书法“全会”,擅长楷书。

张全会老人自幼喜好书法,入伍后总想找机会学练书法。1985年,他在北京武警总队六支队农场任助理,到了星期天,在京有家属的干部都回家和家人团聚,光棍干没事干就凑在一起甩扑克。有一次他外出发现太平路上有一家叫“一鸣”的书法学校,欣喜若狂,决心扔掉“老K”,经领导批准到这个学校学起了书法,从此,老张便和书法艺术结下不解之缘。

为了保证8点上课,他花了28元买了一辆无闸无铃的自行车,到了星期天,提前起床,6点出发,骑车两个小时赶到学校,从不迟到误课。学校里有讲楷书的、隶书的、行书的、篆书的、草书的,还有讲绘画的,这些内容他全学,就对课程时间进行适当安排,学楷书下了课,接着学篆书,学篆书下了课,接着学草书,有时,接不上书法课,就学山水画。总之,一天不闲着,从早学到晚。为了掌握诸多学习内容,他专门学习了“速记”技法,先把学习的内容全部记下来,回到部队利用休息时间再复习理解消化。

老张学习书法不怕苦不怕累,有时,早上起晚了,顾不上吃早餐就先上课。有一次,他上完了第一节课,由于疲劳饥渴,眼前一发黑,就昏倒在楼道的长椅上。醒来后,上街吃点东西,接着上课,从早八点一直上到晚八点。一天下来,已是精疲力尽,还要骑自行車返回部队,多少个黑夜奔驰在永定河的大堤上。因为车子没有铃没有扎,碰上快要撞车时,为了他人的安全,就主动先向旁边倒下。还有一次,迎面两匹马拉着一辆空车奔跑过来,马车驭手看到前面有人赶紧拉闸刹车,可他骑的自行车如同赛车一般,加之天黑视线很差,当他发现马时,为时已晚,来不及采取措施,马看到有人撞上来了,“嗷”的一声腾起了前蹄,幸好他的头撞在了马肚子上,马没受伤,他也没伤着,只是把赶马车的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老张在“一鸣”书法学校整整苦学一年,收获颇丰,为他步入书法殿堂成为书法界名人奠定了坚实基础。

老张1996年退休,2006年进军休所休养,时间多了,练书法更勤了,对自己的标准要求也更高了。他说:“30年学书,20年学画,这个时间概律同样制约了我的艺术成功之道。前十年学,中十年钻,后十年练。所谓学:十年功夫,只是艺海拾珠,要多学博采,不厌其烦,贵在坚持。所谓钻:深钻细研,归纳总结,领会精髓,提高境界。所谓练:师古临帖是练,实用也是练,提高书法最快的就是用,用可以促进练,练和用是提高书法技艺的重要途经”。老张练书法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平时做到笔不离手,见缝插针,有空就练,外出旅游也要挥毫作书,献给宾馆或亲朋。他少看电视,不看春晚。特定除夕必练,一更书两年,用书法送走旧岁迎来新春。社会上开展的书法比赛、展览和公益活动,他得知后尽量参加,作为展现优长和学习提高的良机。2013年,他参加了边防部队举办的“廉政文明建设”书画展,书写了“以俭养德、清正廉洁、精忠报国、振兴中华”条幅,被部队篆刻在大型木制牌匾上;2014年在首都百名书画家新春联谊会上展示出他的一幅书法长卷金粉小楷《道德经》,被书法界赞誉为国宝;他为福建午峰山森林公园书写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经》大楷书法作品,被中国铁嘴王及北京旭辉鸿达公司出资刻在巨大碑石上,永供游人鉴赏;2016年,他书写的狂草《沁园春·雪》参加中央国家机关在中华世纪坛举办的“永远跟党走”书画展,并刊登在《永远跟党走》书画册上。他参加地坛举办的共产党员志愿者公益活动时当场书写书法作品31幅奉献给观众;每逢春节到来之前,他就早早自费买来纸墨,用不同的字体书写“福”字和对联,送给驻地居民。他用一首小诗:“结缘翰墨三十春,严冬酷暑乐耕耘,常将书香伴星月,天公为我举起樽”,阐发了自己学练书法的心得体会。

老张从学练书法的实践中深深感到,学练书法,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有机结合,促进身心健康,强化生机和活力。他说:“书法写的越好,人就越建康,这话有一定道理。我在作书时,精力集中专一,忘掉一切,比如烦恼,痛苦,疾病等都扔在脑后。我虽然年近古稀,但精力充沛,练书持续6个小时不歇笔也不觉得累。”他撰写的“书法与健康”一文,谈经验讲体会,被《中国艺术》杂志采用。

老张在学练和创作书法作品的实践中,善于总结经验,并把经验系统化、规范化、科学化,升华为理论,出版了《初学书法技巧入门》,此书三次再版;此后,他总结创新学练书法的方法,出版了《一步到位——张全会书法技巧字帖》,受到读者的青睐。

张全会认为,书法承载着的书法文化是中华文化中的一支奇葩,是享誉中外的瑰宝。传承书法弘扬书法文化是我作为书法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传承书法弘扬书法文化中,他尽心尽力,善作善为,不取报酬,无私奉献。2005年,他应佛教协会一位副会长邀请,到海南岛博鳌禅寺无偿讲授书法,历时17天,听课的大部分是上海居士,他们学习书法到了痴迷的程度,在他回京时 ,学员们一直把他送到车站,当他上车后看到学员们跪在地上虔诚送别,此情此景使他热泪盈眶,深深感到中华书法文化的巨大魅力,激励他竭尽全力做好中国书法的传承者,当好弘扬中华书法文化的宣传员。

2015年初,老张的爱人骆秋丽向他传递这样一条信息:驻地社区一些孩子的家长想让孩子学习书法,但一些书法班学费太高,教的又不好,建议请老张出山办个书法班,让孩子们学上书法。老两口商量后认为,尽管社会活动繁多,家务事较忙,但教孩子们学习书法,弘扬祖国传统文化,培养下一代,是件大好事,是我们应尽之责,老两口商定:在别处讲书法没有收过费,给孩子讲书法一分钱也不收,实行无偿服务。下定决心,克服困难,千方百计把这件好事办好。他们的想法得到军休所和社区的领导鼎力支持,由社区提供场地和座椅,于当年的2月“国学书法班”在军民共建中正式开课。

如何办好“国学书法班”,老张用足了力气,想尽了办法。“国学书法班”的学员都是小学的在校学生,老张为了适应小学生的特点,坚持育德为先,打牢基础,循序渐进,注重实效的原则,采取 “五个结合”的教学方法,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是把书法教育和做人教育紧密结合起来。在讲书法课前,老师带领学生宣读经过反复推敲集思广益形成的誓词:“热爱祖国、振兴中华,学习书法,实现梦想。开发智慧,启迪心灵,培养爱心,孝敬父母。效法自然,涵养道德,师古圣贤,创造未来。”接着,背诵《弟子规》:“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而后,高唱《世上只有妈妈好》。通过宣誓、背诵和唱歌使学员受到心灵的启迪,树立学好做人是学好书法根基的理念,明确学习的目的在于树德立人,增长才干,报效祖国,振兴中华,养成孝敬父母、尊师重教的良好习惯。二是把学习基础知识和作品创作紧密结合起来。老张精心设计教学计划,自筹教具,认真备课,以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的楷书为范本和自著的《一步到位》为教材,精选一些经典作品为范例,从执笔、用墨、书写点、横、竖、撇、捺等基本写法讲起,使学员掌握书法写作的基本要领,打好书法写作的基础。他在课堂上每讲完一幅完整的字后,就亲自写出该字的范字,发给学员人手一幅,回家后照样练习。着力引导学员在模仿范字的同时发挥个人特长进行创作,促进了教学效果的提高。三是把学习书法和增强悟性紧密结合起来。坚持法内法外同时授课,使学员悟出“学书不师古,书如壁上土”,熟能生巧,巧能通神的道理,明确学习书法的根本途径在于勤学苦练,勤学长知识,苦练出精品,激发学练书法的热情。四是把精神鼓励和物质鼓励紧密结合起来。“国学书法班”的学习时间随着学校走,同步开学,同步放寒暑假。在学校开学期间,每周六下午为书法班学习时间。每年放暑假时都举行一次隆重的结业式,邀请一些新闻、书法艺术单位和军休所、社区领导及学生家长与会指导,社区的党委书记作学期学习总结,表彰全勤和学习成绩好的学员,运用社团赞助的资金给予象征性的物质奖励。鼓励学员见贤思齐,比学赶帮超。五是把书法授课和服务保障紧密结合起来。老张的爱人骆秋丽是位乐于助人的贤内助,她不仅承担起全部家务,使老张集中精力备课讲课,还负责书法班的后勤保障工作。每逢开课他都做好课前准备,摆放好桌椅、教具,做好学员签到和维持课堂秩序等工作,下课后打扫卫生,恢复教室原状。在书法班里有家住门头沟的母女二人,坐公交车单程需要2个多小时,从不请假和迟到早退,老张和老骆深深被母女的学习精神所感动,为了给她们就餐提供方便,就请到家里免费就餐。用老骆的话说:“星期六是我们老两口最繁忙的一天”。一些学员的家长主动参加服务,学员家长杜勰是图文印刷店的老板,他自动承担起照相、打印材料、发布信息、还出资制作16块图文并茂的宣传国学班成绩的展板,成为老张的得力助手。“众人拾柴火焰高”。老师、学员、家长同心携手合力,为办好书法班创造了有利条件。

“国学书法班”至今已经办了两年半共5个学期,授课71次,每次不少于2个小时。至今64种笔画已经学完,教写“厚德载物”、“龙马精神”等范字256个。辛苦耕耘,结出硕果。“国学书法班”现有39名学员都是学校的书法骨干,15人在参加书法比赛或展示中获奖,其中1人在参加全国性的书法比赛中获二等奖。2016年在兴化社区举办的春节联谊会上,书法班的小学员现场写“福”送“福”,受到群众交口称赞;一名年仅9岁的学员创作的“终南望余雪”等6幅书法作品,参加资助西部贫困失学儿童慈善公益活动时全部义卖,献出了小爱心。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翰墨飘香撒社区”为题播放了“国学书法班”的事迹。家长们高兴地说:我们的孩子不仅学会了书法知识,更重要的是懂事了、乖巧了、听话了,学会了做事做人。他们回家后给爷奶洗脚、剪指甲、给父母按摩、捶背、帮助做家务活成为习惯。一位书法班的学员的母亲是交通报的记者,激动地说:“在当今“一切向钱看”盛行的情势下,孩子们参加书法班学习不花钱、老师不收费,还学到了真本事,我是第一次见到!”还有些家长给老张算了一笔账:张老师办书法班如果收费的话,每年起码要收入20万元,他辛辛苦苦两年半,“徒弟”遍京畿,不仅放弃50万元的收入,还每年自己拿出2、3千元买笔、墨、纸等教学用品,像他这样无私奉献的人,实在难能可贵、世上难找啊!”

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张全会、骆秋丽夫妇在办好国学书法小学生班赢得赞誉的情况下,没有止步,继续向前,为满足群众的要求,进一步总结经验,发挥优势,挖掘潜力,于2016年4月,开办了以中老年为主的“国学书法班”二班,仍然坚持不收费。通过一年多的实践,亦取得良好的效果。社区领导夸奖国学两个书法班办得好,为文明社区建设增加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还酝酿着把“国学书法班”扩展为“国学书法院。”

有着20多年军旅生涯的张全会,虽然退休多年,但仍然心系着军队,关注着军队的文化建设。向武警等部队赠送他的两本书法专著3000多册,书法作品35幅。

张全会老人是军休所的文体骨干,他的老有所为创出的佳绩和默默奉献的精神,得到军休所的领导和军休干部的充分肯定,3次被东城区军休办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宣传报道先进个人,2016年被树为“军休榜样”。


东城区安贞军休二所军休干部    纪广存


东城区蒋宅口军休所党支部书记  刘 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