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写作>> 张庆和:好诗三“道” (附:张庆和《昨天那点事》〈组诗〉) 正文

张庆和:好诗三“道” (附:张庆和《昨天那点事》〈组诗〉)

2020-01-15 14:57 张庆和 网易新闻
分享到:

万物存在有理,百事求进有道。诗歌,作为文学家族里的重要成员,之所以百代兴盛,千年不衰,其道何在?数十年的诗歌创作实践,略有体悟与积累,藉此小文吐露之际,故谓诗之三“道”,以求方家指教。
一曰“气道”
       窃以为诗是有气的。气通了,诗则顺:语顺,意顺,情顺,境顺,读起来也顺,容易产生共鸣。大千世界的风霜雨雪,现实社会的冷暖寒凉,都必然会在诗人心中掀起波澜,从而萌发诗情,生成为诗,进而释放诗气,形成诗的气场,甚至使人一下子就能看得见诗的形态,触摸到诗的骨骼。
      因为,那诗气:有“横眉冷对千夫指”,阳光谁也不能垄断的真气;有大格局,高品位,风吹草低,大漠孤烟,大江东去的豪气;有蜂唱蝶舞,满园春色,向真向善的香气;有关注社会,关注生活,关注人民群众的地气;有忠实于心灵,坚守自己,不忮不求,不卑不亢的骨气;有不随波逐流,勇于实践,努力登攀诗歌高度的勇气;有蓓蕾初绽,雨后春笋,黎明露珠般的鲜气;还有风抚塔铃,珠落玉盘,心弦随之颤动的灵气;以及情纳风云,冷眼向洋的静气,等等……
      身处现实中的诗人们,心灵是敏感的。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人生路上的坎坷曲折,大自然里的千山万水,等等,有如一个个弹拨器,一定会不断地来撞击诗人们的灵感之弦。那弦丝上崩出的诗曲,或高或低,或长或短,或柔或刚,或隐或显,可谓丰富多彩,各领风骚。
      二曰“味道”
      我赞成这样的说法:诗若酒。酒靠酿制而成,是供人们品味的。诗亦然,只有品,方知其真味,只有耐品的诗才是好诗。
      这里所说的味道并非生活中酸甜苦辣的实指或入诗,主要指诗的含蓄,诗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
      这里所说的含蓄,并非晦涩。是说通过对诗的品味,琢磨,能使人领略其诗之意境、情境。而且一旦领略了,会有洞门大开、眼前一片明亮之顿悟。比如读现代诗人卞之琳的《断章》就是这样的感觉: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这首仅有四行的短诗里,诗人在盛赞一个人的美,却没用半个美字。顿悟之后,瞬间感到主人公真是太美了,美的醉人。这里,到底是人美还是诗美,已浑然一体,难以分辨。
      这仅仅是颇具味道的现代诗之一。
      在数不清的传统古诗词里,那些“味道”颇浓的诗作更是数不胜数。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杜甫)幽深的意境,直击心性,余味无穷。“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秦观)辽阔的情境,摇撼心灵,令人回味再三。似这类有味道的诗词太有魅力了,堪称百读不厌。
      三曰“门道”
      这里所说的“门道”,显然有写作方法之蕴。诗该怎么写,各有千秋,各有妙招。一个诗人就是一个哈利波特,没有统一的模式。
      功夫在诗外,奋而出诗人,是诗之门道,是千古遗训,其言至今不枯,仍有存在价值。所以,诗人们要积极参与社会实践,亲近祖国大好河山;多走走,多看看;多读多想多写写,坚持下去,妙法自在其中。或许,这才是最实用的走进去或走出来的诗之门道。
      在经过了多年的诗写之后,卑人也曾把散文写作中常用的“通感”艺术手法导入,其中一首《夏日小河边》尚觉有些意思:
柳荫剧碎阳光
粉末满河道飘荡
诱惑在前方悄悄拐弯
蝉声兴冲冲织网
碧草欲挽留脚步
不小心惊动了芬芳
      在这首六行的小诗里,我把人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甚至味觉,都揉进了。这样,诗就有了些丰富感,有了点咀嚼的味道,使满怀的惬意、闲适之情得以展露。
      细想门道,堪为多多:丰富的情感是诗的内核,构思是诗歌的外在形象,语言是诗歌链条上的重要一环,有如人体的肌肤不可短缺。以及其他等等。如果说“功夫在诗外”也是门道,那应是一种见底的哲思和修为,而绝非背离正道的歪门邪道!因为,歪门邪道里走不出真正的诗人,走不出好诗人,更走不出大诗人!
      诗歌的创作与创新,主要在实践而不是理论,更不要迷信所谓技巧。如果说真有技巧,正如前面所述,那也是熟能生巧。所以,以上所言诗之三“道”,只是一孔之见,且莫归属于技巧二字。张庆和:好诗三“道” (附:张庆和《昨天那点事》〈组诗〉)

《昨天那点事》〈组诗〉

张庆和
《往 事》
或枯叶般飘落
或风帆般扬起
消失与存在纯属偶然
记忆是部多余的零件

相信机缘是一场误会
钙化的大脑系生命果实
孩子们钻进青纱帐里
做着大人看不懂的游戏

花儿凋谢会感伤
叶儿零落便凄凉
恒守松柏不一定长青
谁说枯萎不是风景

《火烧云》
落日把树梢轻轻一蹭
蹭出一片火星
火星飞溅
点燃过路的云彩
直烧得半个天红

落日不见了
云彩们不肯离去
就化作点点星光
装饰夜空
有的还成为种子
深深植入大地
生根 发芽
慢慢长大
长成黎明


《就因为有那样一种心情》
就因为有那样一种心情
我们的生命才这般沉重
为什么不能是那缕风呢
来得悄悄
去得匆匆
一路无影无踪
为什么不能是那片云呢
想淡就淡
想浓就浓
随意变换自己的表情
为什么我们不呢
像呢喃的紫燕
把春光裁成一道道风景

张庆和:好诗三“道” (附:张庆和《昨天那点事》〈组诗〉) 


《我 们……》
自从
爱的对角线
把你我扯成南北两极
我们
就再也躲不开
被夜雨打湿的那个记忆

春天来了
都相信不会再飘雪花
一切都绿了
我们的心
更绿得出奇

绿是单纯
绿是幼稚
单纯和幼稚
解不开那道方程试题
由此
我们也被复杂感染
彼此复杂成难猜的谜语


《月圆的时候》
月亮于宝蓝色夜空裸奔
星星 
挤眉弄眼地哂笑
暗柳 
企图递上招摇的裙裾
又恐遭遇蔑视的目光
还是蛐蛐们想得明白
把一声声咏叹唱给沉寂

是谁把月光斟满心杯
让我在梦中与你同醉

张庆和:好诗三“道” (附:张庆和《昨天那点事》〈组诗〉)

《你曾经走进我的生命》
你没能走入我的生活
却走进了我的生命

那是一棵记忆的树
有风的日子 
摇晃梦
有雨的日子 
悬挂星
太阳企图提拔影子
被一片云改变了风景

不必祷告什么了
心 已经走出黎明


《祷 祝》
让我们一起去蔑视痛苦
向导是潜伏在心底的真诚
缘分从来不属于罪错
它不会吹落家园的花朵
不必把喘息当作狂风

兴奋和愉快是毛毛细雨
久了也会打湿衣裳
方向既然已经确立
就不必再说那个“但是”
天文和星星都是姐妹
我只需要一个伙伴

就让这黛绿色山谷
暂做一处栖息地吧
对话是一种荒唐演义
我的心至今不会说话
爱情是创造而绝非传教

相信自己是旺盛的根须
正在静静地注视前方
溪流冲刷岩石 
那是温柔 那是抚摩
把渺小与懊恼抛还给上帝吧
握手是最好的谅解方式
如果你不生气这话就是多余
消息长翅已经飞走
落上心枝 新闻也许又一次粉碎

我在祷祝中念你的名字
每一声都是划响的火种
点燃谁其实并无紧要
冥冥中只要你在呼唤


《风 景》
曲径通幽是一种境界
爱 是漫步的风景
天灵地光都很吝啬
目光们反倒热情

这里的风景不肯定格
酝酿芬芳是花的习性
风们偶尔也轻抚歌弦
枝叶随之弄弄身影

这里的荫暗盛长故事
这里的火焰冶炼炽诚
小路布满了潜伏的心绪
一处崎岖 一张拉开的弓

张庆和:好诗三“道” (附:张庆和《昨天那点事》〈组诗〉) 

《无 题》
之一
理智忠实地把守门户
钥匙不敢接近锁孔
信仰走入庙堂不到时机
无奈便成为一种格言
在幽秘的小巷悄悄流窜

野荆榛聪慧起来
枝桠摇曳鲜亮斑斓
一个不肯生长童话的地方
绿化树铺天盖地
成了谁的家园
之二
晚霞灿烂地开放过后
星星把静寂投放郊野
人们挣不脱夜的魔力
纷纷品尝洒落的滋味

一场游戏滑稽地开幕
进攻和防守演主要角色
目光侦探般四处搜寻
胜负从来没有结局

不知道是醉是梦还是诗
幻像呈一幅美丽画图
时间如射出的子弹拒绝挽留
启明星似巫婆念夜的咒语


《幻 像》
一群人吵吵闹闹又拥又挤
只为品尝一粒果实
责任和义务像鼻涕被甩掉
灵魂若被风驱赶的浮云
一座桥在眼前轰地坍塌
故园和乐土都不再向往
水变幻成云霓迷惑太阳
沙漠正在一天天逼近
横横竖竖
脱缰的野马四蹄张扬
良知被罩进一张网里
境界是一只短缺的水桶
流失的部分升华为彩虹
有人以庸俗为潇洒
有人在创作自慰歌谣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RSS订阅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